谈恋爱不如结婚: 10、010:晋江正版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谈恋爱不如结婚》 10、010:晋江正版(第1/2页)

    温暖在机场外拦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后,她才拉开礼品袋看了一眼,稍稍回忆了一下她刚才随手抓给那个女生的晴天娃娃。

    好像是柠檬黄和湖蓝色的两只娃娃,送给她两个哥哥当礼物应该还算合适。

    这么一想温暖松了一口气,从礼品袋里拿出那个少女粉的笑脸晴天娃娃。

    她买的时候为了优惠活动多拿了三个。

    原本是打算自己留一个,另外两个找机会送去事务所给江凡,让他带一个给江晏。

    毕竟他们兄弟俩这阵子以来帮了她不少忙。

    现在嘛,温暖打消了这个念头。

    反正她可能也不会再去jf心理咨询事务所了。

    回到小区附近,温暖找了一家熟悉的面馆补了一顿早饭。

    这家店她之前和陆修明常来,在老板面前早就混熟了脸。

    老板便在上面的时候,礼貌的跟她攀谈了几句,免不了提到陆修明。

    温暖忍着内心的不适,应付完老板,面没吃几口便走了。

    回到租房,熟悉的摆设和格局一一撞入眼帘。

    温暖在鞋柜那儿站了很久,不由想到当初她和陆修明刚搬进这套租房时的场景。

    那时候进门前,陆修明从背后蒙住了她的眼睛。

    温热呼吸悉数佛在她耳畔,温柔嗓音藏着喜悦:“暖暖,以后这里就是我们临时的小家了。”

    “我会努力挣钱,把这个家变成你永久的避风港。”

    “那我呢?需要做些什么?”

    “你啊——在旁边替我呐喊助威就好了……”

    幻影从眼前消失,温暖拨开了回忆的迷雾醒过神来。

    随手拿了鞋柜上方的相框,把里面的合照取出来,撕成了两半。

    她将这套房子里所有关于她的东西都清理了。

    行李一点点打包,然后在网上订酒店。

    温暖没打算再租房,她给诊所老板打了个电话,申请辞职。

    那边追问了几句,商量好在做一段时间,也方便诊所找到接替她的人。

    挂电话之前,徐成傲还是多问了一句:“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温暖否认,觉得没必要把自己的事情四处张扬。

    她对这个世界已经毫无留恋了,无亲无故,孤零零一个人,实在很难背负痛苦继续苟活下去。

    所以她计划着等一切处理完,就回到家乡z市,落叶归根。

    温暖想,也许早在母亲离世后她就应该追随而去。

    如此也就免了这些年的颠沛流离,岁月磋磨。

    可当时的她还对这个世界存有幻想,还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所以她活了下来,被接到了姑姑姑父家里,曾天真的以为自己还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后来现实狠狠给了她一巴掌,让她清楚认识到没了父母的孩子有多可怜。

    谁都以为你好欺负。

    温暖收拾完行李后找了一家离诊所比较近的宾馆入住。

    隔天便正常上班了,张姐跟她打招呼也只是点点头,笑得格外礼貌生疏。

    “温暖这丫头不是和男朋友去旅游了吗?回来怎么变了个人似的?”

    “你的错觉吧,她不是还给咱们都带了礼物吗,肯定和她男朋友玩得很开心啦。”

    张姐一脸狐疑,到底年长温暖一些,身为已婚人士对男女感情也更熟稔。

    轻而易举就看出了温暖的不对劲,看出她强颜欢笑,眼里暗藏悲伤和绝望。

    再加上温暖心理有点问题这事儿张姐也知道,就很担心,格外关注了温暖一些。

    结果隔日早班,温暖便被徐成傲叫去了办公室。

    “听张岚说你现在住在宾馆里?”徐成傲直接开门见山。

    眼睛直勾勾看着温暖,捕捉她所有微妙情绪。

    果然察觉了异样,比如温暖否认时会心虚地低下眼睫,交握的两只手手指紧紧搅在一起。

    徐成傲拧眉,对于她的不坦诚很不满意。

    但这世上谁还没点不为人知的秘密,谁还没有犯难的时候。

    徐成傲便没再多问,只是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递给温暖。

    “一号休息室我让人装了门锁,这是钥匙。”

    “正好店里有两条染了细小的狗狗在住院,需要麻烦你住在店里照看一下。”

    温暖云里雾里,半晌才理清思路,明白了徐成傲的意思。

    她接过了钥匙,沉寂的内心五味陈杂。

    “谢谢老板……”

    徐成傲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自此,温暖便从宾馆里暂时搬到了店里,尽心竭力值班看店。

    平日里同事们也都默契地不去一号休息室休息了,即便温暖从来没有锁过那扇门。

    -

    江晏是在温暖离开后的第三天回国的。

    在机场偶遇了陆修明和之前在酒店里见过的那个女人,他们依旧如胶似漆,女人挽着陆修明的胳膊。

    两人形如情侣。

    陈宪顺着江晏的视线看过去,啧啧两声:“真是世风日下了,温小姐好可怜。”

    男人闻声,凉凉瞥他一眼,陈宪赶紧抿唇禁声。

    也就管了一分钟不到:“难怪您说他作风有问题呢,原来是早就知道了。”

    江晏没应声,他对陆修明的私生活不感兴趣。

    甚至觉得脏眼睛。

    反正这次旅行回去,他应该也不会好过,毕竟比起江-氏赔偿的违约金,丢了合作项目对于陆修明他们公司来说,损失更严重些。

    飞机落地s市时,夜幕已然降临。

    从郊区机场往城南江家老宅的途中,江晏看了不少灯红酒绿。

    他修长匀称的指间捏着手机,另一只手支在车窗上,撑着额头沉思着。

    自从温暖回国后,江晏每天早晚都会给她发短信,翻来覆去就两句——早安和晚安。

    基本上温暖都会回复消息。

    即便她可能觉得他莫名其妙,但不管出于什么心理,她总是很有耐心的回复他。

    每次收到温暖的回复,江晏心里就会暗暗松一口气。

    他很怕温暖会做傻事,毕竟她的境遇很令人同情。

    被男朋友劈腿这种事情,任谁遇到了,都难免会伤心难过,更何况温暖还是一个心理病人。

    难过到极点时,想法难免会比寻常人更极端。

    那种感觉江晏很清楚,他坐轮椅那两年,便是如此痛苦过来的。

    好在这几天他发给温暖的消息一直都有回应。

    如今他回国了,却犹豫着要不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