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银行卡只会算加法: 4、别乱花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我的银行卡只会算加法》 4、别乱花(第1/2页)

    池迟归莫名其妙的醒来,回味了一下刚才的梦境,陷入了纠结。
    等到报志愿这一天,她犹豫再三,来到鱼缸前,问小鱼:“黑蛋,你说,面包和水仙你会选择哪一个?”
    她把碾碎了的面包屑扔进鱼缸,黑蛋吃的欢快。
    池迟归叹一口气:“是吧,你也选择面包。”
    池迟归下定了决心:提高自身抗风险能力最重要,选择也要符合逻辑。她要再去搜索一下这个首都经贸大学的资产管理专业和行初国立大学的上古文化研究专业。
    她打开手机简单搜索了一下:首都经贸大学资产管理专业去年录取分数线:619。
    行初国立大学上古文化研究专业去年录取分数线:715。
    这还有啥好说的?池迟归冷笑:我想去也得分数够啊。
    她往鱼缸里又扔了点面包屑:果然靠自己更靠谱。
    坐公交车到学校。天气太热了,池迟归在学校门口见到了卖冰淇淋的,5元一个。她打开手机看了看余额:531。
    不就是个冰淇淋吗!咬咬牙,吃了!
    过去三年,池迟归无数次从学校门前的小吃街走过,无数次因为囊中羞涩视而不见。
    她有一个新的想法:以后每天都过来吃一样最想吃的零食,用来弥补一下她单调的学生时代。
    不过想了想她还是作罢了,生活中有很多事情都比满足口腹之欲更重要。
    池迟归最后还是把行初国立大学的上古文化研究专业写在了第一志愿,首都经贸大学的资产管理专业放在第二志愿。
    阶梯志愿,稳赚不亏。
    填完志愿,季巧巧招呼人出去玩,他们包了一个大型轰趴馆,按人头收费,20人以上每人200元,酒水食品自带。
    200元每人,当场交钱,进馆在手背上盖一个戳,上面写着当天日期。
    季巧巧悄悄问池迟归需不需要帮忙垫钱,池迟归拒绝了,跟她说:“我最近打了点工。”
    进了轰趴馆,大家干什么的都有,唱歌的,打桌游的,打电动的,玩纸牌游戏的。
    池迟归这些都没玩过,有点束手束脚。
    等到外出购物小分队买了零食和材料回来,她就躲在小房间里看电影。
    隔壁KTV里一直在鬼哭狼嚎,池迟归觉得无聊,还是被拉着在一起唱歌。
    他们唱了很多青春的,怀念的歌,池迟归大部分是第一次听,但还是感觉触动。
    他们在感怀即将逝去的高中生涯,却又期盼未知的大学。
    池迟归却在想:原来我那么那么努力生活的时候,错过了这么这么多美丽的风景。
    通宵玩乐,大家随意自己找地方睡着,醒来后哭哭啼啼也好,不舍也罢,终究还是要各回各家。
    有了手机的池迟归终于加上了同学们的联系方式,又被拉进了群里,可是她的进群消息成为了群聊的最后一句。
    毕业了,终究还是散了。
    回到家池迟归发现她的鱼死了。
    顶着圆滚滚的肚皮,翻在水上。
    罢了,天下人终须一别。
    她冷静的像个过客。
    池迟归用胶带封好奇趣蛋壳,把它随手丢进了垃圾桶。
    “安息吧,黑蛋。”
    等待录取通知书是很漫长的过程,池迟归没再出去工作。她有五百块了,她想稍微休息一个月。
    社交帐号里有很多同学们的动态,他们有的出去旅游,有的在学驾照,有的开始紧急培养才艺。
    池迟归也打算给自己找点事做。
    之前说过,池迟归喜欢海。
    她想去看看海,因为首都在内陆,她不知道上大学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出去玩:万一这张代表着幸运的银行卡出了问题呢?
    池迟归没出去旅游过,她研究大家的朋友圈,到网上搜攻略,最后决定去海因岛。
    海因岛是一个著名的旅游海岛,网上有很多人写的旅行攻略,池迟归打算按照攻略游玩一圈,时长七天。
    先是订车票。从自由民主联合国出发前往行初国的任何一个城市,都需要到距离最近的潞城转车。
    池迟归先购买了7月1日从自由民主联合国到潞城的火车票,然后买了从潞城到海因岛的动车票。火车3小时,售价45元,动车6小时,售价375元。
    抵达海因岛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半。
    其实有机票,但是池迟归从没出过远门,乘飞机难度太大了,她不想给自己设立太多困难。
    然后是订酒店。
    现在是海因岛旅游高峰期,网络上有名的酒店基本都800+每晚,还都是紧俏房型。
    池迟归上网查了攻略,虽然老人机很慢,她还是尽量耐心的整理好了其他人住过不错的民宿,用民宿app分别在岛上三个地方订了房。这样可以住在哪就去哪个部分的景区。
    三个民宿分别是两晚288,一晚258,两晚388。
    池迟归刷了一个576,刷了一个258,还有一个776,都在银行卡的最大额度内。她在这方面一向小心谨慎。
    最后的一晚她奢侈了一把,因为卡里已经有了2566额度,池迟归在岛上著名的观景海底房预定了一晚,消费2388。
    说实话,池迟归过去十年花的钱加起来可能都没这次旅游花的多。
    她这还没买返程的车票呢。
    池迟打算到时候再买——她想回来的时候在潞城也逛逛。
    出发前还有些物品需要准备,池迟归按照网上的攻略,给自己添置了三套新衣服,买了防晒的帽子,需要的护肤品,行李箱,还有晕车药等等,加起来花了小1000。
    说实话她感觉自己疯了。
    疯了就疯了吧,她想,我如此缺钱,最落魄的死法也就是穷死了。
    从自由民主联合国到潞城市,最难的部分在于过海关。
    虽然从附属国到国内旅游不需要签证,在进入潞城市前火车还要经过三道检查。
    第一道在上火车前。
    坐在高大玻璃柜台后的女人先仔细检查池迟归的身份证明,然后充满警惕的问:“你是孤儿,家里人都是本土的吗?”
    池迟归并不知道出门旅游还得有这么一茬,老老实实回答:“我父母去世十几年了,我一直在福利院长大,不太清楚。”
    “那你在外面有亲属吗?”女人眼神犀利,好像要凭借观察把她看穿。
    池迟归摇头:“我没有任何亲属。”
    “去潞城做什么?”
    “旅游。”
    女人要求池迟归拿出到海因岛的车票和酒店住宿证明。
    池迟归的老人机速度很慢,调取酒店住宿证明的时候一直在卡顿,在女人越来越怀疑的目光里她有点惊慌:“我真的有酒店信息,就是手机反应不过来,真的。”
    这个慢吞吞的老人机终于刷新出了订单界面。池迟归赶紧拿给女人看。
    “海森西观景酒店,一晚2388。”女人嗤笑:“这酒店一晚能买你这破手机十次,你真以为我们入关署的都是傻子?说吧,你去海因岛到底干什么,是打算偷渡吗?”
    “我没有!”池迟归辩解:“我真的是住这里,我要去一周,这只是其中一晚的酒店,别的酒店也有很便宜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