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心狠手辣: 2、季络烟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本宫心狠手辣》 2、季络烟(第1/2页)

    等到房内几人将一盏茶喝的差不多的时候,名□□竹的丫鬟也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三个小斯,各自都捧了些吃食和干燥的帕子等。
    春竹一进门自然是发现了众人身上的变化,首当其冲的莫过于这几人的样貌,虽都是疲中带倦,但也抵不过本身的好底子。
    但其中最明显的还是一位坐在桌子上首位置的男人。
    没办法,实在是这人风神俊朗的模样太招人眼,而他那周身冷凝的威压更是显而易见,因而她也只是瞥了几眼,到底是不敢多看。
    “庄内物什不多,仅有些粗茶淡饭,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各位大人海涵。”说完后春竹示意后面跟着的人将东西尽皆放置于桌上,继而又道,“不知众位大人可还需要些别的?”
    “多谢春竹姑娘,仅这些便足够了。”看着景明帝不曾开口,左明脸上带笑,直接接过了话茬。
    他看了眼桌上的东西,虽不是山珍海味,但也是寻常人家不常吃的腥荤好菜,这一桌的饭菜估计得花普通人家一个月的饭钱了。
    “大人客气,若是无事,奴婢便退下了。”
    春竹再一俯身,没听见挽留,之后也就带着两个小斯出去了,倒是还留下了一个,供屋内的几人使唤。
    待这边安顿好上下,她直接打发了身后跟着的小斯,随后自己一个人进了一间屋子内。
    这屋子与景明帝等人的房间相聚颇远,可以说一个在东一个在西,方向完全不同。
    进去后,春竹两门合拢,转身隔着屏风轻轻唤了声:“小姐?”
    “回来了。”回应的女声稍显有些慵懒,且带着着不易察觉的清冷微甜,听着就让人想要一探究竟,有着这音儿的人到底长了个什么模样。
    “庄里来的那些人都安排在了东屋内。”春竹边回话边向着里面走,“看着像是些官兵,但仔细打量后又感觉满身煞气,与普通的士兵相距胜远。”
    天下不太平,虽已传来了胜利的捷报,但没到真正的海晏清河便总难放下提着的心。
    收留这样的一群人,可以说是风险极大。
    一句话的功夫,春竹已走近了自家小姐,抬眼望去,便看到了侧卧于床榻上的年轻女子。
    女子眉如远山黛,眼若秋水泉,长长的睫毛像极了芭蕉,扑闪而下后落了眼底一片阴影,与瓷白水嫩的脸做了明显的对比,看起来无辜娇怯极了。
    而那三千青丝也被挽成一朵素雅的百墨花绾,头顶斜插着翠绿色的玉簪,偶有不听话的墨丝则是被集中在一处尾端垂留肩侧。
    她身上穿着内置的鹅黄的绣花抹胸,逶迤绯色的梅花烟罗裙,外披软纱。
    腰间的素色系腰可能是因为主人侧卧的动作而有些松松垮垮,直接与垂于床榻的裙摆前后交叠着,两种颜色相得益彰。
    可能是春竹进来时带进了些冷风,女子感到了冷意,此时正伸出纤长如葱的玉手牵扯着被子一角,努力想要盖住弯曲的双腿,那一点点拉扯认真的样子可爱极了。
    这让春竹不住的在心中赞叹,不知道以后究竟是何人能够娶到自家小姐这样仙女般的人物,不是她心存偏袒,实在是美人招怜爱,让人不得不赞。
    这十里八方,她就不信还有比她家小姐更绝色的人儿。
    “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这暴雨过去了,与我等皆是无关。”季络烟拉盖好被子,打了个哈欠,鸦羽般的睫毛染上一层湿意,说话间对于春竹的担忧不以为意。
    听说那些来人不少,且皆是装备精良,若是真要有个什么歹意,还会忍到现在都不曾动手?
    所以说,杞人忧天大可不必。
    春竹听罢无奈,她家小姐这万事不急的性子可真是让人头疼,她也只能换了个话题,问道:“小姐,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
    “不是说我要罚我抄经书祈福么?估计等我抄好了就能回去了吧。”
    季络烟倒是没有那么想要回去,与其面对那一家子的极品,她巴不得一辈子就这样有吃有喝的呆在这里,这种神仙的日子,可是她以前行走各大剧组时求也求不来的,也就只能在白日梦里才能见见了。
    “那恐怕我们一辈子都回不去了。”听见季络烟所说,春竹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就她家小姐这种一天写不了一个字的情况,她还不如指望着自家老爷突发善心,或者是睁开了被糊住的双眼,看清了继夫人的真面目。
    “好啦,回去有什么好的,就这样跟着你家小姐在这有吃有喝有玩的不好么?非得回去找不自在不成?”
    季络烟将春竹还带着些婴儿肥的脸蛋捏了捏,红唇微张,眼底含笑。
    说来她胎穿古代,如今已经有十六岁,春竹这丫头也就小了她一岁罢了,这婴儿肥怎么还没消下去呢,手感是真好。
    “唔……这里什么也没有,如何能配得上小姐的身份?”春竹被捏的双颊鼓起,说出来的话变得支支吾吾。
    “你家小姐是个什么身份,不就是个县令的嫡女?还是个不讨喜的嫡女。”
    小小县令的嫡女真没有什么重要的。
    “才不是呢,要不是三小姐故意摔碎了老爷的端砚嫁祸给小姐,小姐又怎么会不讨老爷喜欢!”春竹说的振振有词,像是真的这样以为。
    但季络烟很清楚,讨不讨喜根本不是一块端砚的事,而是看人的本心向着谁,比如她那名义上的爹,心脏就是完全偏着的。
    她那三妹毁坏的东西还少么?其中甚至还有名家字画,不也照样无事。
    这道理春竹未尝不知,只是心中到底还抱有一些期待,以至于不惜自欺欺人。
    季络烟不想附和她,但也不想再看她这幅气成青蛙的模样,只能敷衍地安慰道:“不是说朝廷连胜南宁与西辽么?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大赦天下举行恩科,到时候我那好弟弟肯定会下场一试,爹他自然会叫我回去一起为弟弟祝贺。”
    真到了那时候就算想不回去估计她那三妹妹也不会同意,肯定会卯足了力气将她扒拉回去,毕竟她那人最爱在她面前炫耀。
    说来讽刺,季络烟虽说叫的是“弟弟”但这个弟弟却比季络烟大了一岁有余,和三妹妹还是同一个母亲,但她却又是县令府真正的嫡长小姐,这个中缘由就得仔细算算了。
    当初季络烟生母还在产房,本是可以平安顺产,但耐不住季大老爷太渣,直接将养在外室的女子也就是现在的继夫人带到了产房门前,隔着房门就和原配喊话她两是真爱,生生将原本顺产的原配搞成了难产。
    若不是当初季络烟及时胎穿,估计一尸两命便是当时的结局。
    这做了外室的女人,别管真爱不真爱,反正没有过了嫡妻的明路,那就是没名没分,生下的孩子自然也就不能正儿八经的排序,再加上原配本家的施压,就算是年龄大那也得自称弟弟,所以季络烟这才说自己是真正的嫡长小姐。
    “皇上可真是厉害,居然能将南宁与西辽全都变成天景的附属国!”这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一听季络烟说起朝廷,春竹立刻兴奋了起来,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御驾亲征的皇帝,言语间尽是推崇。
    “厉害是真的厉害,但也离不开几十万大军的功劳。”季络烟顺嘴一说,既不否认天子的功劳,也不忽视底层将士的努力。
    当今天下一份为三,现在即将一统全国,谁的努力都是离不开的。
    “朝廷打了胜仗,现在南宁与西辽皆成了我朝附属,那去打仗的士兵们岂不是也能回来了?”春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