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心狠手辣: 8、夹带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本宫心狠手辣》 8、夹带(第1/2页)

    官差来得有点超乎寻常的快,季端一个愣神的功夫便看到一双明显比较粗糙的手正伸向他的考篮。
    未来得及反应,他已经用力的将考篮甩向一边。官差对他突然的动作感到诧异,随后看过来的眼神也逐渐变得古怪而异样。
    “嘿,这边!”官差一边用着令季端厌恶的眼神紧盯着他,一边吆喝着不远处的同伴。
    虽声音不大,但也足够引人注目,以至于还未进考场的考生们以及一些看热闹的围观群众齐刷刷地看向了这边,众多的目光一时间竟然让季端感到了窒息的错觉。
    “怎么了老李?”负责检查考篮的另外二人走了过来。
    老李摇了摇头,他叫这两人过来也只是以防万一,毕竟他还没有查过这个考生的篮子,还不能确定之前季端的躲避是否存疑。
    “先看看。”老李回答了同僚的问题,又重新看向季端,满脸严肃,“这位秀才公,麻烦将考篮与我检查检查。”
    众目睽睽之下季端自然不可能拒绝,但手中的考篮就像是突然重达千斤一般,让他连递过去的勇气和力气都消弭一空。
    季端环顾四周,他看到有许多人在盯着他看,有怀疑,也有猜忌,更甚至还有不怀好意。
    他想大喊,想怒斥,想问他们都在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他又没有夹带作弊,这种事难道不是孔甲做的么,你们怎么不去看他!
    孔甲,对了,孔甲考篮里的纸条呢?为什么没有被官差搜出来?难道是之前撞掉了么?!
    是了,肯定是之前他被绊倒的时候掉了,他只是没看见而已,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的!!
    季端在心中怒吼着,慌张着,无人能听见,也无人能知晓。
    他那刷白的脸色像是被人强行铺了一层粉。
    老李看着季端再一次不说话也不动作,侵身上前强行地将他手中的考篮夺了过来,而另外两位官差此时也发现了一些端倪,有意无意地侧身拦截着季端。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这小小的一片地带。
    老李按照规矩仔细翻找着,但哪里又需要他如此用心周密呢,几乎是在他找了没两下,便在放着端砚的那一侧找到了一张搓成条状的纸。
    他眼神一凝,眉目一肃,用着粗糙的手将之缓缓展开。
    纸条很小,更别说被有心人搓成了一根,但即便是这样也能隐约看清上面的一些属于《四书》的内容,而众所周知的是,乡试中所要考科目的其中之一也不外乎是《四书》。
    “夹带作弊,立刻将他抓起来!”看清字迹和内容,老李没有半点犹豫,立刻让两位同僚将季端禁锢住,“我去禀报知府大人。”话说完,他立即拿着纸条疾步而去。
    乡试中出现夹带者,这无疑是一桩丑闻,这不仅关乎到考生本人,还关乎到那一整个乡试之地的名声和声望。
    “居然有夹带之人,简直寡廉鲜耻!”
    同旁考生连退三步,像是觉得连靠得近了都会沾染上同样的耻辱。
    “真真是有辱圣贤,愧对家族长辈!”
    “季兄怎会做出这种事来,他可是南城魁首!”
    “说不得这魁首之名也是名不副实。”
    ……
    考生们议论纷纷,窃窃私语,远不如一些围观群众来得直白和直接。
    “依我看这夹带之人就应该立刻杖毙了去!”有激奋者如此说道,明显看不惯这种走捷径之人。
    “做什么不好,居然夹带作弊,唉~指定是家风不正啊!”
    “可不是,这季端之前的考试也不知道是不是夹带得来的?若是如此,岂不是对他人不公?!”
    一妇人尖声呵斥,她那儿子同为南城之人,这样一来,很有可能是这卑鄙小人占了她乖儿的头名!
    然而,天知道,她那木讷的儿子在榜上仅排末尾第三罢了。
    ……
    季端耳边讽刺不断,鄙夷、不屑、嘲笑、蔑视、讥讽、漠然等等目光,全都向着他席卷砸下,他甚至感觉到了背上一瞬间的沉重,几乎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逃避性的低着头,屈膝跪地的姿态让他此刻低到了尘埃中,再没有了以往的霁月风光以及光明坦荡。
    他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他的考篮里会有纸条,明明他将这纸条放在了孔甲的考篮里不是么?!
    孔甲,孔甲!
    像是骤然想起了什么,他猛一抬头向着前方看去,在那里,孔甲和另外的两个孔家人正定定地看着他,此时见了他抬头,孔甲还淡定自若的给了他一个浅淡又得意的笑。
    看见他这一笑,季端的瞳仁骤然一缩,像是受到了挑衅的毒蛇:“是你,是不是你!是你将纸条放进我的考篮里的是不是!”
    他目眦欲裂,看向孔甲的目光凶恶而狠厉,像一只被饿了七天七夜的狼,恨不得趴在孔甲的身上将之撕碎成一滩,再大口大口地进行咀嚼。
    “季兄自己做了这样恬不知耻的事情,居然还想拉我垫背么?枉我曾待季兄如同同胞!”孔甲一甩衣袖,怒道,“某恨不得割袍断义,也好与你这阴险卑鄙之人划清界限。”
    “孔兄莫气,你是怎样的人我们还不知道么,岂会因他这几句话我们便误会了你。”
    “是极是极。”
    孔甲都已经被官差检查过了,他们自然不可能相信他季端的话,只当他狗急了跳墙。
    “孔某感谢众位兄台的信任,”孔甲一副感动至极的模样,随后沉思片刻,像是想到了自证清白的方法,道,“既然你说这纸条是我放进你考篮中的,那就等官差回来后看看上面是谁的字迹吧!”
    “此方法甚好!”
    “孔兄聪颖敏慧!”
    ……
    周遭赞同声连成一片,都觉得这方法不错。字迹这种东西,都带有独属于个人的风格,很难模仿出来,即便是刻意,那也要长时间的筹划。
    但有知情者却是知道,这孔家与季端无亲无故,还是承了姻亲的缘故才会在孔家住了这几日。
    而仅这几日的功夫,显然是不够用来做筹划的。
    季端冷汗爬上脊背,又缓缓沿着脊椎骨爬上脖颈、额头,再“啪”地一声滴落,明明还未入夏,却已是被热得不行的模样。
    他知道,他完了!
    纸条是他写来陷害孔甲的,上面的字迹自然也是他的,待会众人一看就会说他是贼喊捉贼,他辨不清的,他真的完了!
    季端用力的闭上双眼,他想,从没有哪一刻会让他像这一瞬间一样难熬,他又想,孔甲是怎么知道他要陷害他的呢?
    明明他那么小心谨慎,明明那时候没有人注意他。
    “端弟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你让我如何与父亲母亲交代?”一声带着哭腔的质问响在季端耳旁,其中的悲伤简直让人闻者落泪。
    季端抬头,看见季络烟流着泪藏着笑的眼眸时,他霎时恍然大悟,不是没有人注意他的,这个贱.人不就是在时时刻刻的盯着他么。
    “贱.人!是你告诉他的对不对,一定是你告诉他的!”季端声声泣血,激烈地挣扎起来,力气大得让两位按着他的官差不得不肩肘并用,才能遏制住他。
    “安静!”两名官差厉声道,同时手下用力,毫不留情。
    “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人,我会告诉爹的,我要让爹把你逐出家门,让娘把你卖到明月楼去,让你成为一个千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