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心狠手辣: 11、礼仪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本宫心狠手辣》 11、礼仪(第1/2页)

    李氏被她的要求惊呆了,反应过来后毫不犹豫地一口拒绝:“你做梦!”一瞬间将和平的假象撕地破碎。
    “父亲认为如何?”季络烟没有理会李氏,直接问了季县令。
    她倒是想看看,在季县令的心里季端和季络莺究竟哪个更重要些,不出意外的话,大概率是季端这人。
    “可以。”果不其然,季县令压根没有思考多久便同意了她的要求。
    要说季县令不知道李氏定的那户人家是什么样子,可能么?不可能!只不过他这个一向自诩为“深明大义”的父亲,习惯了装聋作哑罢了。
    “爹爹好魄力。”季络烟意味不明的称赞道。
    为了防止李氏找她撕逼,她转身就走,条件谈好,也就没有必要就在还这里了。
    至于屋里的那三个人又要怎么经历从争吵到劝服的过程,还是让他们自己去操心吧。
    “小姐,我们真的要进宫了么?”等回了屋,春竹一脸的忧心忡忡。
    “不是我们,是我。”季络烟否定她话里的某一项。
    “小姐不准备带着我么?”春竹一听立刻急了,“奴婢虽然不懂宫里的那些弯弯绕绕,但奴婢可听话了,小姐吩咐奴婢什么事,奴婢一定会帮小姐做到。”她说的坚定,语气里没有丝毫作假的成分。
    “宫里太过危险,以父亲的官位,注定了我进宫后不可能有太高的起点,也就注定了我不一定能够护得住你。”
    春竹待她怎样,季络烟自然清楚,正因为清楚,她才不愿意让春竹跟着她入宫。
    她虽然对着季端下手毫不留情,也没有丝毫愧疚,但对于真心待她的人,她却不能白白让人误了一生。
    “自小姐将奴婢带回府之时,奴婢的整条命便都是小姐的,春竹不怕宫里危险,也不要小姐护着,只怕小姐在宫里受了委屈,没有贴心人使唤。”春竹含着眼泪,语气坚定而果决。
    这是死了心的要跟定她了,季络烟有些无奈,只能同意了。
    “小姐,你真的要为了大少爷和皇上求情么?”春竹破涕而笑,转而问道。
    “谁说要救他了?”季络烟狡黠一笑,道,“我当时只是说可以帮着向皇上求情,但可没保证什么时候去求情,日月变幻,斗转星移,也许过个三五年我才想起来求情这件事,又或许,我一辈子也想不起来。”
    想让她给那个狗.日的求情?吃屎吧他。
    科举舞弊,一旦确定,就是不容辩解的大罪,她这边一求情,信不信狗皇帝转头就会直接把她送进冷宫清醒清醒。
    “可是老爷那边?”春竹仍然有些迟疑。
    “怕什么,到时候我们进了宫,天高皇帝远的,父亲他还能直接进宫找我?”那时候可能就不是找她的,而是活腻了,想去找死的。
    这样说来,春竹跟着她一起进了宫也好,省的到时候她不在家,季家那些人直接去找春竹的麻烦。
    考虑好之后,季络烟倒是再没有什么纠结,唯一要想的就是进宫后要怎么生存的问题了,毕竟,她可是个“纯洁善良又无辜”的小白花,一不小心,可能就成了宫里哪位常盛花朵的“养料”,这样可不太行。
    ……
    第二天,客栈后院。
    几辆马车并排着横在眼前,季家的一家子要启程回南城了,当然,这其中不包括季络烟和春竹两人。
    其实季家启程是迟早的事。
    季端下了大牢,没有参加乡试,自然也就不需要他们再此等候放榜,再加上季县令等人所带来的银钱都被拿去打点关系,以及供季县令这几天的风花雪月的原因,他们就是不想回去也得回去了。
    至于季络烟,当初知府对季县令说要送她进宫可不是玩笑话,自然是要跟随知府所派的队伍出发的。
    “爹爹,你可要尽快将承诺女儿的要求给兑现了,不然,女儿在宫里可不好办啊。”
    季络烟明目张胆的威胁:“知府说了,给女儿七天的时间整合东西和学习宫里的规矩,七天一过,女儿可就要启程了。”
    “七天太少,钱可以给你,但莺儿的婚事不能如此草率。”季县令怒目而视,也有借机试探季络烟底线的意思。
    倘若能够糊弄过去,他也用不着赔了一个女儿。
    但季络烟若是真的那么好说话她也就不是季络烟了,只听她轻笑一声,道:“烟儿可不管,若是这七天内我要是没听见季络莺婚嫁之事,那我只能当爹爹不守信用,擅自毁诺了,爹爹可要知道,这消息什么的,可是传播最快的东西了。”
    “莺儿好歹是你嫡亲的妹妹,你怎能如此害她!”李氏气愤的发抖,手里的帕子被她揉成了一团。
    季络烟感到可笑,害她的时候就是一口一个小贱.人,轮到季络莺倒霉的时候,就来和她谈亲情,她这个继母真是双标的理直气壮。
    “夫人慎言,我母亲可就只生了我一个女儿,至于季络莺,整个南城有谁不知道那是个小娘生养的么?”
    都要进宫了,季络烟懒得再和他们叽叽歪歪,直接撕破维持多年的表面上的宁静。
    “再说了,若是真的不愿意季络莺嫁人,那就不要管季端好了呀,这样还省了我一番口水。”季络烟将他们心里的弱点拿捏的死死的。
    此话一出,直接将李氏还想再说的嘴给堵了回去,而季县令也愈加沉默,只有季络莺心有不甘的恨毒了她,满脸阴沉沉地道:“季络烟,你不得好死,你以为你入宫了就能一步登天?做梦去吧,指不定你就死在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和你那个早死的娘团聚了!”
    对于她的诅咒,季络烟一点儿也不担心,甚至还有心情玩一把挑拨离间:“我的好妹妹,你怎么能怪罪姐姐呢,明明是夫人和父亲想要救季端才牺牲了你啊,啧啧,真是一个小可怜呢,看得姐姐都替你心疼了。”
    “住口!你提的要求我都会给你实现,这几日你就好好地跟着知府家的小姐们学学礼仪,也好过在宫里丢了季家的颜面。”季县令出声呵斥。
    他对季络烟没有办法,只能用眼神示意伺候季络莺的下人将她扶进马车,省的再被季络烟挑拨离间。
    季络烟嗤笑,对于季县令所说的话很想回他一句,季家的颜面不都在他宠妾灭妻后早就没了么,这难道不是众所周知的事?
    但看了已经进了马车的季络莺,以及她上车时盯着季县令和李氏的明显不善的眼神,季络烟还是没有开口,目的已经达到,还是不要再刺.激他了。
    毕竟,以后还会有更大的刺.激在那等着季县令呢,季络烟相信,她的三妹妹那么“聪明”,肯定知道怎样才能以最好的方式“报答”这两人的牺牲之恩。
    马车渐行渐远,季络烟难得有了丝终于清闲的感觉,然而,很快的,她这一点的感觉就被知府里请来的礼仪嬷嬷给消磨殆尽了。
    皇帝的选秀说是在四月下旬日,但他们这一路上京的行程了是压根赶不上的,要知道,在没有意外的情况下,从省城到京城怎么也得二十来天。
    所以说,这四月下旬的日子只是一个笼统的选人时间,在这个时间段内,各大家族需选择好被送去宫中的女子,然后再在适当的时间里启程上京,这来来去去的,没有五月底,选秀是不可能开始得了的。
    因此,季络烟才会有七天的时间给季家人实现她的要求,而她也必须得在知府家的礼仪嬷嬷的摧残下尽快学会宫里的一些礼仪和规矩。
    要知道,有时候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