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偏执主角去旅行(穿书): 1、第一章:少年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带着偏执主角去旅行(穿书)》 1、第一章:少年(第1/2页)

    席以疏穿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两年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原因和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实现了两个世界间的穿越的,总之在某一天他如常地睡下后,一觉起来就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于是他花了半天的时间,确认自己是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好在他这个人心冷骨冷,在从前的世界也没有什么牵挂,这个世界又和从前的世界没什么两样,他适应的也不错。
    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个画家,但是好像混得不怎么样,一个人住在小小的公寓里,房间里散乱地摆着一些画、画架、画具,堆积到连个下脚的地方都很难找到。
    这是他当时看到房内的布局时的第一反应,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记忆冲入他的脑海。
    原主的一生。
    出乎他的意料,这个看起来好像混得很不怎么样的原主居然还是个出生非常不错的富二代,出生的家庭称得上是一方顶级富豪。
    他也叫席以疏,是席家的老幺,今年二十七岁,他上头还两个哥哥,一个四十岁,一个三十七岁。
    可见他的确是席家老来得子。按理来说,这样的老幺会很受宠,但是原主却并没有得到这样的待遇。因为他从小就足够平庸,性格非常内向。成绩拿不出手、扭捏内向的性格也拿不出手,还不亲人,这跟上头两位优秀至极的哥哥以对比,差距就显而易见了。
    席家作为一个豪门世家,并没有多余的温情,所以在几度大力培养原主、发现他根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后对他就是处于一种放养状态了,在席家几乎就是个透明人。
    不过如果仅仅是这样,原主倒还不至于混到这个地步。他此时困窘的生活另有原因。
    因为他是个同性恋,还有男朋友。三年前,在父母给他安排联姻对象时,不愿意辜负男友,也不愿意耽误人家姑娘,所以在父母面前出柜了。
    他爸一拐杖把他的右边小腿敲得骨裂,他跪在地上爬不起来,但却并不后悔。
    他已经和男友说好了,向父母出柜后,他们一起离开这座城市。
    他男友家世一般,但却是个非常优秀的人。和平庸的原主截然不同,以顶尖的成绩毕业于最好的名校,在大学是远近闻名的风云人物。原主在他隔壁的学校都听过他不少的声名,这样一个优秀的人,最后却和原主走到了一起,原主感到非常幸运。
    然而原主没想到的是,原本和他说好了要一起离开这里的男友,却在父母提供了两千万后,毫不犹豫地弃他而去。
    而父母和兄长在嘲笑他之后,给他下最后通牒:现在回来听从安排联姻,他们可以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但哪怕被男友背叛,他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他不愿意耽误无辜的女孩,更不愿意自己此生就这样完全违背他天性地被摆布。
    父母停了他所有的卡,不让他从家中带走任何东西,他还是要走。
    谁都以为这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在身上没有一分钱的情况下是坚持不了多久的,谁知道他这一走就是三年。
    他其实没有什么谋生的技术,从小就样样拿不出手,唯一喜欢的就是画画,但是偏偏在画画上也并没有什么天赋。席家为他延请了无数大师,大师最后的评论都是:匠气有余,灵气不足。
    他的喜欢,和付出的无数努力,仅仅只能让他在画画的人中勉强排在中上罢了。
    于是高考时父母也不愿意让他去当艺术生,嫌丢人,只是让他读了个无功无过的商科。
    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鸡肋的商科,吊尾车的成绩——这样的履历显然无法让他找到工作,他只能靠着画画勉强维持生计。
    以他的水平,其实只能在网上接接稿勉强有些收入,想靠着个人风格闻名,还远远不到那水平。也曾经咬牙办过一场画展,但最终只有寥寥几个兴致缺缺的人罢了。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很高兴。
    即使他拿到的是天赋中最低级的那一挂,也依然是满心喜欢、无法割舍。生活虽然穷苦,但至少是他喜欢的工作。
    这是他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谋生的第二年,因为熬夜接稿,原主竟然就这样猝死了。
    席以疏在满是画和画具的地上艰难走到狭小的卫生间,看着卫生间镜子上那张跟原本的他一模一样的脸,似乎也明白,或许他会来到这个世界,正是因为他和原主冥冥之中有所联系和相似。
    一模一样的脸,和一模一样的名字。
    但在经历上,除了同样踽踽独行、孑然一身之外,却毫无相似之处。
    或许有人曾经听过“灰人理论”,在这种理论里,没有天赋、靠着努力而得到较好成绩的人被称为“灰人”,但是这样的人是没有天赋的,他的上限早已注定,注定了他和那些真正有天赋的人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
    原主就是灰人理论典型的代表,他付出了无数努力,也仅仅是得到了稍微好一些的成绩。
    而席以疏却全然不同,他是“灰人”的完全相反面,只要他感兴趣,他就能轻松在某一领域有所成就。
    但他却和原主一样是孤家寡人。
    因此他骤然来到这个世界,却并不如何惊慌,也不怎么想回去,对他来说,只是换了个地方而已。
    从前他就喜欢漂泊,不喜长期呆在一个地方,独自一人走遍了世界无数角落,早已适应了在陌生环境中生活。
    因此席以疏在消化完原主的记忆后,只是平静地蹲下,将地上的画一张张捡起来,平整地放在桌面上,垂眸注视着它们,琢磨着要找个合适的大箱子将它们装起来。
    毕竟这是原主留下的为数不多的东西。
    那个和他有着一样的名字、一样的脸、却活得很傻很纯粹的人。
    在收拾好原主的东西后,席以疏打开电脑,快速浏览信息。
    在以前,他虽然学历和履历有极为耀眼,能够轻松地找到一份高薪工作或是经营自己的事业,但是他却并不喜欢在谋生上花大量时间,而是更喜欢赚快钱。
    他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做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上,花在赚钱上的时间只有一点点。
    前世他很富有,金钱来源大部分是股市。
    很多人都说,散户不能指望在股市上赚钱的,或许身边有散户中也有股市大佬,靠着股市成了千万富翁。但是这样的人将他的才能和努力花在别的地方,活得的成就和金钱将是十倍以上。因为股市说到底还是资本的游戏,是割韭菜的轮回,而散户就是最容易收割的韭菜。
    这话是对的,但对席以疏是个例外。
    因为股市是最适合他这样惫懒的天才的。
    原主留下了五万块的存款,他留下了三千块作为生活费,在花了两个月的时间了解了这个世界金融的基本情况后,赚到了第一桶金。
    随着时间过去,钱在他手上越积攒越多,他不到一年就过上了和从前一样的舒坦日子。
    时间又过了一年,如果不是那通电话,他或许早就已经把原主的那家人忘到九霄云外了。
    那通电话是他原主的妈妈打回来的,说他爸爸病危,让他赶紧回去。
    席以疏挂了电话,神色有些微妙。
    如果是正常人家,他可以理解为这是父母在孩子离家出走多年后的妥协,因为天底下的父母总是心软的,当时再怎么生气,几年后总归是担忧想念孩子的。
    但是席家人或许跟正常的父母不一样,要说他们对这个小儿子有多少温情和想念……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浏丨览丨器丨搜丨索:哇丨叽丨文丨学,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