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偏执主角去旅行(穿书): 3、第三章:我养了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带着偏执主角去旅行(穿书)》 3、第三章:我养了(第1/2页)

    顾归柯永远都记得那个晚上。
    他走在路灯昏黄的荒僻小路上,一辆车在转弯处突然冲出,一瞬间他被卷入车底,双腿被轮胎狠狠压过。
    他痛得几乎失去意识,整个下身血肉模糊。
    而那辆车也发现撞到了人,慌不择路间后退了几米,然后车灯闪烁着,一个神色慌张的少年从车上走下来。
    他看了顾归柯一眼,被血肉模糊的模样吓得呼吸一窒。
    他第一反应是朝四周张望,这是郊区的小路,周围没有人,也没有摄像头。
    他下意识松了一口气,但这时地上的顾归柯在断骨碾肉的疼痛中抽回了一丝意识,极其缓慢地抬头看着他。
    席昊顿时心中一凉,就算没有摄像头也没有其他人,这个人也看到他了!
    要是是真的不小心撞到也就算了,也就赔点钱。偏偏他今天喝了酒,被发现了可是要入刑的!
    一瞬间,席昊脑子里好像什么都没想,又好像什么都想了。他在眨眼间被一种极其冷血的思想控制,下意识地坐回车上,继续退后了几米,随后踩下了油门。
    性能极好的跑车再次犹如离弦之箭般向前冲去,席昊心想,只要这个唯一看到他的人死了,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车里距离顾归柯越来越近,顾归柯瞳孔里的光线也越来越冷暗,最终变成了一种平静至极的眼神。
    然而坐在车内的席昊隔着挡风玻璃和这双眼睛猝不及防地对上,顿时整个人都不可避免地发起抖来,握着方向盘的手也越抓越紧。
    这是一种怎样可怖的神色,似乎用涌动的黑水被从骨头敲骨吸髓地挖出来,如臃肿湿臭的水草般瞬间堵塞了他的口鼻。
    车子在就要撞上顾归柯的那一刻。猛地来了个急刹车,得益于跑车优异的制动性能,堪堪停在了距离顾归柯不到十厘米的地方。
    车里的席昊在这短短几秒中身上就沁出了一身冷汗,额头上都是豆大的汗珠,他喘着粗气,车子退后一段距离后就猛地掉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留下满地触目惊心红色,还有那个几乎是扭曲着的人形。
    顾归柯喉咙里不受控制地发出残破的嘶吼,像个漏了风的口袋,这种双腿直接被碾烂的痛苦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都无法想象的,哪怕顾归柯早已习惯了疼痛,本能上依旧疼得浑身不受控制。
    但是他知道这条路平时很少有人来,就算有人来了,也未必会愿意救他。
    刚刚被撞到时手机被撞飞出去,已经离他有五六米。这段距离只需要十步,但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却是难如登天。
    苍白瘦削的手掌撑起扭曲的躯体,艰难地在地上缓慢爬行着,移动分毫,全身都是碎裂般的痛苦。
    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在他身下慢慢地被拖出来。
    短短五六米,他爬了二十分钟,最后才拿到那只他自己用廉价废弃电子组件组装起来的手机,染血的拇指艰难地按下了急救电话。
    随后他一头栽进了血污里,被血液浸透而糊成缕状的睫毛缓缓合上,彻底失去意识。
    等他再有意识的时候,是被一道熟悉的尖锐女声吵醒。
    “要二十万?!为了这个小贱种要花二十万?!我哪来的钱?”
    “医生,我们不治了,直接把他送出院就行了,反正没腿而已,又不会死。”
    颤抖的睫毛缓缓睁开又缓缓合上了,他身上插着太多管子,生命的最后一口气都是靠着它们吊着,带着氧气管,不能也没有力气说出一句话。
    顾归柯简单地抢救,住了三天院,就被林宁带回家“保守治疗”。
    没有生命危险,但腿却是废了。
    林宁也根本不管他,偶尔跟他说话也是怒气冲冲:“你这个小贱种死哑巴,还指望你高考能分个几十万奖学金,现在好了,还倒贴了我一万块钱的手术费,真是个贱种!”
    顾归柯没力气,躺在铺着发霉被褥的地面上静静地看着林宁。
    林宁不负责他的吃穿、也不负责他的药物,顾归柯身上只剩下出院时带的一点药。
    但他知道这远不足以让他活下去,他找出自己藏着下的八千块钱,托人给他买了食物和药物。
    然而他连轮椅都买不起,稍微动一下便是剧痛,哪怕是上个洗手间对他来说都是不可能完成的挑战。
    他一个人躲在肮脏的角落,沉默、狼狈、又难堪地一天天活了下来。
    直到他回家半个月后,席家人找上门,给了林宁一百万。
    顾归柯这才知道,那天撞自己的人是谁,也知道,他的生母收下了封口费——或者说他的卖命钱,从此,他或许再让那人付出代价的机会了。
    那个撞断了他的腿、甚至想要二次碾压的人,会逍遥自在地过一辈子。
    林宁没有任何给顾归柯医治的想法,顾归柯也从没抱任何希望,直到他看着林宁将钱挥霍一空,最后双眼如食腐之鸟一样直勾勾地盯着他。
    林宁找人借钱,给顾归柯买了一辆二手轮椅,就带着他去了席家。
    他被当成展览的货物一样推进了席家,林宁拽扯他残废的双腿尖叫:“我儿子这双腿因为你们,可是再也站不起来了!你们难道不需要负责吗?区区一百万就想买我儿子一辈子?如果不是这次车祸,他就是我们省的高考状元!”
    席家人的神色是冷漠的,顾归柯同样如此,好像林宁拽扯的不是他的腿一样。
    事故发生到现在才一个多月,他的伤口根本没好全,粗鲁的拽扯牵起了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他却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
    “钱倒是小钱,但你这种贪得无厌的人,我们席家可不能惯着。”原主的大嫂发话了,她抬手,神色厌倦,“把他们赶出去,谁要是再放他们进来,之后也不用来了。”
    在门外围着林宁母子二人蓄势待发的保镖们顿时涌了进来,想要制住林宁。
    林宁大力挣扎,完全是那种泼妇不管不顾的架势,但除了最初让保镖挨了她两下巴掌后,就没有任何作用了,很快就被两个保镖架住了。
    “你们给我松手!席如海!你儿子肇事逃逸,你等着瞧吧!你不给我钱,我们就法庭上见!”林宁撕扯着嗓子喊。
    席如海正是原主大哥。
    这位久居上位的中年男人表情都不曾变化一下,只是交代身边人说:“丢出去后,去处理一下。”
    身边的人点头。
    林宁被拖走,剩下的两个保镖就来拖顾归柯。
    顾归柯二手轮椅滑动性不是很好,保镖动作又非常粗鲁,根本不是在后面推,而是站在前面拉着扶手连拉带拽。在下某个台阶时,轮椅卡住了,但保镖根本没注意到,继续拖拽,于是顾归柯顿时从轮椅上翻了下来,狠狠地砸在地上。
    \"噗——\"原主的二嫂忍不住笑了。
    “看看这个小残废,亲妈拿了一百万,连二十万都不肯花在他身上,本来还有救,现在就只能当个残废,连坐都坐不稳,可真可怜。”
    “这次他亲妈没要到钱,估计就不会要他了,不知道一个残废还能去哪。”大嫂也忍不住说。
    她们谈话的音量并不低,顾归柯都听得见,然而他此时浑身剧痛,只能用手拖着身体在阶梯上爬着,试图抓住轮椅的腿坐上去。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一句话,哪怕他并不是个哑巴,哪怕听见了这些本该是罪魁祸首的人烂透了的嘲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浏丨览丨器丨搜丨索:哇丨叽丨文丨学,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