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假酒,三年叛徒: 2、第二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五年假酒,三年叛徒》 2、第二章(第1/2页)

    命运的标签虽然好使,但它有个限制——只能显示人或物的最终结局。
    也就是说,弥生所看到的,是物体的终焉,而该物体消亡前的种种经历,他是无法预见的。
    保时捷的挡风玻璃裂了,作为车窗,大面积裂纹意味着报废,所以弥生看到的是它【被熊孩子砸碎】的结局。
    当然,命运是可以更改的;而太阳月亮这类天体寿命太长,它们没有命运标签。
    ……
    以上,是西园寺弥生经过半年多的摸索,总结出来的。
    他的“命运之瞳”并非生来就有,事实上,它正式觉醒,是在弥生成功潜入组织的当天。
    那阵子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外挂搞得痛苦不堪,走在街头,目之所及全是密密麻麻的标签,堪称精神污染。弥生一个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都被逼出了密集恐惧症,san值狂降。
    他一度成为眼科、心理科和精神科的常客。
    好在习惯之后,他已经学会屏蔽干扰,只专注于关键信息;而命运标签的确是个好用的金手指,有它辅助,弥生在组织的地位像坐了火箭般噌噌噌往上窜。
    不过……晋升太快会引起怀疑。
    这时候就需要一场挫折,让组织明白清酒也有失利的时候,给他们制造出一种“我能掌控这家伙”的错觉。
    ——比如,种花分部的覆灭。
    电梯“叮”地一声抵达18楼,西园寺弥生抬脚往1802室走,手指飞速敲字:
    【Yayoi:我回来了。一切顺利,下午要去基地报道】
    【Kuroda:辛苦。你在分部搞出不小动作,组织没有起疑?】
    弥生思索片刻,今天和琴酒接触,那家伙的态度倒挺正常的,朗姆那边暂时也看不出问题。
    【Yayoi:暂无异常,不过之前太高调了,组织应该会借种花分部的失败打压我】
    【Kuroda:蛰伏一段时间也好,注意安全】
    【Kuroda:对了,你原来的联络人退休了,晚上来警察厅一趟,和新的联络人认识一下】
    ……
    新的联络人……吗?
    西园寺弥生合上手机,若有所思。
    他这种潜入调查的公安,出于保密要求,上面通常会安排单独的联络人。弥生之前的联络人是位经验丰富的老警官,哪里都好,就是年纪太大。
    “可恶!工作,工作,工作……我也好想退休啊!”
    黑发青年低声抱怨着,手上动作却不停。他麻利地收拾好行李,然后起身打量自己的新居——
    一百五十平米的错层,三室两厅,家具齐全,装潢简约清新。站在落地窗前,东京繁华的都市景观尽收眼底。
    墙壁以浅色的素纹壁纸铺就,颇具北欧风情,而且隔音效果极佳,即便在室内上演《电锯惊魂》也不会被邻居听见;玻璃是防弹材质,厚重的法兰绒布帘堆在窗前,拉上后可完美隔绝光线和狙击手……总之,是非常适合黑/帮成员居住的公寓。
    少了点什么,弥生想,他那堆狙/击/枪、手/榴/弹和造假/币的机器该搁哪儿?
    改天凿个密室吧。
    他草草泡了碗面,换上符合组织气质的黑衣黑裤,前往基地。
    日本是黑衣组织发源地,经过半个世纪的经营,组织势力已经如老树盘根,深深扎入土壤,仅基地和实验室就建了几十座。弥生要去的,是关东地区规模最大的一个,由琴酒管理。
    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一段时间,他得配合这位关东负责人调遣。
    -
    晚霞铺满天际之时,西园寺弥生哼着歌走在路上,确认无人跟踪后拐进一条巷子。
    昨晚才下过雨,雨水汇积在低洼处,形成不少水坑。
    青年低头,水面上映出一张白皙清秀的脸庞,赭色的瞳孔中似有火苗摇曳跳动。
    那是一双任谁见了都要直呼惊艳的眼睛,然而很可惜,它是假的。
    弥生摘下美瞳,属于他自己的、浅灰色的瞳仁暴露在空气中。他有一半中国血统,源自英年早逝的生母。
    中国人的眼睛都是灰色的。弥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就像他不明白日本人为什么是蓝眼睛,高层建筑为什么经常爆炸,冬天过后为什么是夏天,一年为什么要过五次情人节……
    世界上有许多未解之谜。
    但不重要。
    弥生只关心组织什么时候破产,自己什么时候能升职加薪,开启养老模式。他对日本公安并无忠诚,但站在正义一方的感觉总比杀人放火强,所以他至今还是个阳光积极好青年。
    他在晚上八点到达警察厅。
    等在窗前的是位中年人,方形脸,右眼残留着烧伤的疤痕,看起来十分威严。
    ——黑田兵卫,警备企划课的情报第二担当理事官,通称“里理事官”,西园寺弥生的上司。
    “黑田理事官,您吃了没,我打包了鱼子酱寿司和鸡排饭,您尝尝?”
    弥生笑嘻嘻地问好,把一个便当盒放在桌子上,打开,一股饭味儿飘了出来。
    “……”黑田兵卫眼皮狂跳:“这里是办公室,西园寺。”
    “我担心您工作劳累,损伤肠胃,”弥生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一年没见,您气色还是那么好。”
    黑田兵卫:“你也是一如既往的欠揍。”
    臭小子什么时候能像降谷一样省心!
    幸好弥生虽然皮,该收敛时能很快收敛,他汇报了一年以来的工作情况:“……大概就是这些,详细资料我整理完毕后交给您——哎,我的新联络人呢?”
    黑田兵卫叹气:“我已经让他过来了,没记错的话他是你同期,能力相当出色。若非人员不足,我绝不会把他交给你祸祸。”
    “瞧您说的,我是那种人吗?”
    说话间,办公室门口传来敲门声,西园寺弥生笑着走过去开门,然后猝不及防对上一双湛蓝的猫眼。
    【诸伏景光】
    【一年后因公殉职】
    弥生:“……!!!!!”
    卧槽,一见面就发死亡FLAG?!
    诸伏景光,这名字他有印象,隔壁鬼冢班的学生。他们初次见面是警校的医务室,当时弥生去拿感冒冲剂,诸伏景光则是替打架受伤的幼驯染领消毒药水。
    等药的时候他们聊了一会儿,弥生由此得知诸伏同学有个“经常受伤但各方面都很强”的竹马;
    景光则知道了面前看似乖巧的青年,其实是个用水枪捉弄室友、最后把自己搞成重感冒的问题儿童。
    ……
    西园寺弥生心情复杂,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感慨联络人竟然是昔日校友,还是该担心联络人的生命安全,亦或是……为即将殉职的同学大哭一场?
    信息量过大,他的表情空白了一瞬,而对面的景光显然也很惊讶,半晌才用不确定的语气试探:“……西园寺?”
    “是我。”
    “你不是出国经商了吗?”
    “……不,”弥生深吸气,“这是个美丽的误会。”
    和诸伏景光不同,他几乎一毕业就接下潜伏任务,为了掩护身份,校方领导统一口径,称西园寺弥生认为当警察没钱途,下海经商去了。
    毕竟,作为卧底,弥生的名字不能出现在警察系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