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be后我成了白月光: 2、她插翅难飞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游戏be后我成了白月光》 2、她插翅难飞(第1/2页)

    莫名其妙就被订婚了啊。
    妹妹拿到婚书,认真思考了下,最后打算直接推进剧情进度。
    可惜目前线索就只有手里这份署名松田阵平的婚书。
    连个通讯号码都没有,除了光秃秃的地址其他全都等待探索。
    真是垃圾游戏啊,她感叹,大哥就是狗策划。
    幸好齐木空助良心未泯,界面上现在多了一个[地图]技能,像随身携带O德地图,不同的是多了个[查看附近的人]的功能,按这个设计思路,说不定以后还能出个摇一摇功能。
    妹妹点亮技能点,神社里果然空无一人,但地图上有一个点在熠熠发光。
    按照游戏的惯常套路,搞不好就是临别宝箱了。
    妹妹探头探脑地推开柴房门,发现宝藏0。
    老旧和室的中间放着一副木质衣架。架子上挂着件红白色的复杂繁丽的巫女服,不同于普通的上衫下袴,复杂堪比十二单。
    还有一根漂亮的法杖,顶端像孔雀尾羽那样美丽。
    这衣服巫女穿过一次,是在举行祭典的夜晚,夜晚篝火燃烧得很炽烈。
    火光里的女子仍可见年轻时的脱俗,穿着巫女服犹如高高在上的神明,悲悯地俯瞰众生。
    “你看上去不开心。”
    当时的她问巫女。“为什么呢?”
    巫女漫不经心地说:“因为这件衣服脱下来很麻烦。”
    妹妹很热心。“我可以帮你啊。”
    “没人可以帮我。”
    巫女淡淡的嗓音。“记住,如果没有足够的决心,就不要穿上它。”
    ***
    妹妹开始分析。
    既然婚书上写的名字是松田阵平,那么多半游戏的男主也是他了,早点找到他才能早点结束游戏。
    妹妹托腮思考,严阵以待。
    按照O江剧情发展,她走的很有可能是退婚追妻流。根据剧情需要,松田未婚夫先是会嫌弃她这个土了吧唧的乡下未婚妻,然后提出退婚,紧接着又在随后的相处中爱上了她,再然后开启火葬场。
    她跑。
    他追。
    她插翅难飞。
    ……
    要是真走这个剧情那也太可怕了,妹妹打了个哆嗦,非常坚决地叉掉了脑袋里的剧本。
    简单收拾了下东西打算出发苟进度,她走到门口,想了想又返了回来,决定跟一直以来侍奉的神社神明也告个别。
    神社供奉的不是别人,是大阴阳师安倍晴明。
    神台上的雕像长身玉立,半眯着一双狐狸眼,模样很慵懒。
    妹妹打了桶水,用抹布殷勤地把雕像上的灰擦掉。
    虽然现实中是个唯物主义者,但考虑到现在是在游戏里,神像说不定是可以掉材料的许愿机。
    她双手合十,虔诚许愿:“请让我中千,不,亿万彩票吧!”
    雕像:……
    完全没反应。这不能够啊。她做福尔摩斯状沉思状,很快得出结果,嗯嗯,一定是我祷告的姿势不正确。
    再试试看好了,她摩拳擦掌,深吸了口气,然后开启新姿势:
    五体投地。
    当场倒立。
    劈叉下腰。
    神像:……
    玩家拍桌:垃圾游戏,垃圾策划,骗我感情!
    系统给的地址不算模糊,不过因为距离有点远,加上日本电车的速度感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时间已经不算太早了。
    但东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到处都很热闹。
    她下车之后有点晕车,买了杯柠檬水吨吨吨。
    游戏里的东京和现实的布局也差不多,妹妹倒是想看看,不过还背着行李拎了特产之类的,也实在不方便。
    还好附近有座椅,她拎着东西走过去,坐到上面暂时歇口气。
    不远处的孩子正在玩耍,嘻嘻哈哈的笑声很有感染力。
    她左眼皮跳了跳,第一反应就是四处张望。
    鲜活的,热闹的,喧嚷的,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气,像泼上纸张的色彩,把黑夜绘成五颜六色。
    她松了口气,在椅子上摊成一团水,手搭上靠背,仰着脑袋望天,街头巷尾的霓虹灯已经渐次亮起, LED广告牌闪闪烁烁,城市的夜慢慢苏醒。
    伸了个懒腰,余光瞥见楼顶闪亮着的彩灯广告牌脱落,受地心引力的吸引直直坠下,正下方玩耍的两个孩子仍然无知无觉。
    “危险!”
    忽然有人大喊,那声音似乎隔了很远,刺破风声穿进人海。
    在预感成定局前,身体已经先于意识做了反应。
    没有更快的预判,一连串的动作在眨眼间一气呵成——妹妹从椅子上一跃而起,两三步冲过去一把捞住两个孩子,一个贴地翻滚迅速离开危险地带。
    几乎是同时,身后响起沉重的撞击声,广告牌摔落在孩子刚才站立的地面立刻粉身碎骨,人群炸开了锅,周围此起彼伏地响起尖叫和混乱的呼喝。
    两个孩子吓得哇哇大哭。
    “没事吧?!”刚回过神,一双结实有力的手就把她整个连同孩子抓住,半扶半抱到安全区。
    她惊魂未定地看着搀在胳膊上的手,指节修长,指甲也修理得很干净,皮肤下的血管泛蓝。
    她下意识抬头。
    对方年纪很轻,肤白褐发,一双凤眼上挑。像猫。
    “完全没有事噢。”妹妹被两个吓坏的孩子牢牢抓住腾不开手,只好原地蹦了两下表示没事,“不用担心我啦,看,我命超大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眼前的人似乎想笑,顺着他的目光变成斗鸡眼,发现鼻子上面沾了灰,随着汗水晕开,看上去可能就像个搞笑角色。
    惊魂一刻过去,青年也确实不带恶意地笑出声了。
    妹妹鼓起腮帮子,实则掩饰内心尴尬。
    “抱歉,”他声音很温和,“不介意的话我帮你擦一下?”
    对方并没有嘲笑的意思,她反而不好意思点点头,任对方伸手过来,用纸巾轻柔地帮忙擦拭掉灰尘痕迹。
    好不容易见到这么好看的池面,结果还这么狼狈哇,妹妹有点悲伤,她也是要面子的人嘛。
    青年联系负责人检查广告牌断裂的痕迹,又耐心安抚两个吓坏了的孩子,把他们送到千恩万谢的父母手里。
    妹妹在家里时一直都是最小的,实在没有应付小孩的经验,看两个孩子被男人接手,她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感觉耳朵活过来了。
    “谢谢。”她真情实感地赞美:“你哄孩子好厉害。”
    他不以为意:“小事而已。”
    妹妹很郑重地,“才不是小事呢。”
    会哭的孩子真是太可怕了,恐怖如斯。
    对方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你更厉害啊,要是没有你,刚才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没错。”她骄傲地嗯嗯,朝他竖起大拇指,“你有一双识人慧眼嘛!”
    嗯哼,夸得对,我就是这么勇敢与智慧并存的女子嗷。
    青年:“……”
    青年:“噗。”
    妹妹被笑得有点脸红,突然轻嘶了一声。
    她的胳臂不小心擦破了,伤口藏在衣服下面,也难怪之前没看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