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遍修仙界后我飞升了: 4、小师弟(3)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杀遍修仙界后我飞升了》 4、小师弟(3)(第1/2页)

    仇灵均一开始在他面前就是乖巧的。
    千百年一直如此,到后来——两界山连战、黄沙苦海……魔域人奴,他一一试过。
    爱则加诸膝,恶则坠深渊。
    仇灵均说到做到,“双儿”之苦,他千百倍受之。
    谢玉侧身:“可会驾虹?”
    修真界以实力为尊。
    仇灵均勉强打起精神,兴致勃勃:“学了点,飞不远。体内灵力太浅。”
    他说着,掐了个净身决,“有没有加快蓄积灵力的办法?”
    谢玉步速不快:“有。”
    还真有?
    仇灵均追上:“师兄!师兄教我!”
    他踩着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谢玉走得不快,可无论他如何努力都只差个两三步,不远不近,望之莫及,不服输的追了会,尝到了些许挫败感,略许羞恼,“先不提蓄积灵力了,师兄,你修的什么步法?”
    这即便不是缩地成寸的道妙高法,至少也是玄阶的功法了。
    功法分天地玄黄四品。
    沧澜界天阶功法不到一手之数,地阶功法不过数千,放在浩瀚的沧澜界是水入大海,丝毫不显。
    修者鲜少修行步法,一是难求,二是难修。
    修者修炼的功法一般是不传之秘。
    仇灵均问完有些许懊悔:“是我不懂事了。”
    不知不觉就问出口了,他以前不是这么冒失的人,“师兄抱歉……”
    兴许是谢玉表现的太纵容他了。
    白虹剑都给他了,更何况一部玄阶功法。
    “无碍。”谢玉弹指,一缕青芒弹射而出,声音冷然悦耳,“此法名为无垢决。”
    青芒流入仇灵均神识。
    这是修真界特有的传功手法。
    天阶功法——无垢决,共九层。
    前三层修炼圆满,寒暑不侵,身形不定,步法难寻。
    中三层修炼圆满,尘埃不染,步法缥缈若仙。
    无垢决大成后……
    仇灵均修为太低了,看不清修后面的讯息。
    不止是无垢决,共同传来的还有谢玉的修炼感悟。
    这绝对不止是玄阶功法。
    仇灵均足足站了一刻钟,意识才从识海中回归。
    他肩头落雪,白眸对上了一双冷意盎然的眼睛,里面全无关切之意,鸦色长睫漆黑、虹膜似有灵光,墨眸神韵流转,神色也是淡淡的:“离早课还有半个时辰。”
    他转身,衣襟飘动,“走吧。”
    ……你?
    仇灵均鲜少有如此复杂的时候,他望着谢玉的背影,忽然记起昨天谢玉降临之际,那些弟子发自肺腑的喜悦欢呼。
    “是小师叔——”
    “师兄!”仇灵均黏上去,笑盈盈道,“什么早课,我初来剑宗,还不懂这些,师兄讲于我听。”
    参天石阶,青松、陡峭的岩壁,无穷雪光。
    日从东方而出、半遮半掩、声势浩荡,霞光曼妙。
    早课时执法堂督促新入门弟子勤勉上进设立的。
    也由执法堂执法长老代为教习。
    为期两年,不得迟到,不得早退。
    违者鞭二十。
    执法长老名为示警,白发长须,眼中精光涌动。
    他长着一张极为严苛的脸,毫无亲和可言,手中的升龙教鞭罚过半数以上的剑宗弟子,是许多弟子的噩梦。
    人送外号“鬼见愁”。
    黄醉早就听闻鬼见愁的大名,低声与身边好友道:“我在家中就得长辈告诫,不可迟到、不可迟到、不可迟到……尤其是我二叔,对示警长老可谓是谈之色变,望风而逃。”
    “黄二叔?”赵在水也知道这桩趣事,“示警长老前些日子不是还发讯邀请你二叔入执法堂?”
    黄醉的二叔也是个人物。
    在没入剑宗前是个混不吝,骨头也是有名的硬,入宗早课第一天就迟到,被示警长老鞭二十还扬言不过如此……后来示警长老专门盯着他。
    践踏花草要罚、调戏女弟子要罚,出宗门历练……败坏剑宗名声也要罚,硬生生把黄醉的二叔罚成了模范弟子,谨守剑宗规矩,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还道,“我都不敢睡觉,害怕被窝里冒出来一个‘鬼见愁’。”
    “是这样。我家中长辈都催好几次了。”能入剑宗执法堂即使对他们修仙世家而言也是莫大的荣耀,他无奈道,“但我二叔不愿意,至今历练未归。”
    赵在水二人是用神识交流的。
    随着钟声三鸣,示警长老抚着长须,端量众人。
    随后:“可有江夏黄家子弟?”
    黄醉一僵。
    赵在水没有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不愧是江夏黄氏。”
    江夏黄家?
    知道的人都窃笑,不知道的弟子有些摸不着头脑。
    升龙殿、通体透明的金色骊龙盘爪横卧与山峰之上,云雾粘稠,横剑削平的山峦之巅,新入门的剑宗弟子精神抖擞的迎风而立。
    一狐狸眼青年迈步:“江夏黄醉见过示警长老。”
    他着青衫,腰间佩剑,温文有礼,彰显世家风范。
    示警长老:“黄耀何时入我执法堂?”
    鬼知道。
    下辈子吧。
    “家叔外出历练至今未归,恐怕……”示警长老眼神凌厉,黄醉一哽,“我这就通知族人发讯传唤二叔归来。”
    死叔叔不死侄子。
    二叔走好。
    示警长老满意点头,和颜悦色:“孺子可教。”
    黄醉:“……”
    孺子可教,威胁见奇效。
    除却黄醉。
    示警长老又道:“仇灵均何在?”
    仇灵均是一朝出名天下知。
    不只是新人弟子,他在剑宗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黄醉也好奇。
    天生道灵眼,家中长辈告诉他,最好能与此人结交。
    他也是天骄,口中答应心里对此有些许不屑,但昨日——入道不过五载,灵器认主。
    仇灵均并没有迟到。
    他在打哈欠,一夜未睡,难免精神萎靡。
    “这里。”
    黑衣、如云的乌发用金环束住,铃铛细响。
    容貌秾丽,光彩照人,他掀开眼,白目里道韵流转,似有无数彩光,“在这里。”
    示警长老识人无数。
    意识到又遇见了一个刺头,但他并不生气,反而很欣赏。
    仗剑冲云霄,剑修就应狂:“你收服了凌微道君的剑,可新起了名号?”
    面上不显,心却有所叹息。
    凌微道君啊。
    “起了。”仇灵均想起了谢玉,稍抬下巴,翘唇生笑,“师兄赐的名。入蛟宫、斩梧桐,呼气成白虹。”
    他放出白虹剑,一柄通体皎白的剑清鸣相应,“它唤白虹。”
    剑游如龙。
    白光璀璨,没入云霄,搅动云层。
    鸣声如凤、烟云避散,天光乍现。
    “呼。”
    “壮哉。”
    “烟云万丈,我有一剑退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