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被暴打,被封天才是我草率了: 3、杀人网球?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开局被暴打,被封天才是我草率了》 3、杀人网球?(第1/2页)

    之后几天叶梧也一直和野崎夫妇相安无事。

    为了避免尴尬,叶梧也一直往隔壁两兄弟那边跑。

    叶梧其实是有原主记忆的。

    只是保险起见,怕生活习惯与原主有稍微出入而被这对夫妻发现,所以这一周以来一直尽量避免接触。

    叶梧想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自己需要主动出击才行。

    这天晚饭过后,餐桌上的气氛悄然声息,只有碗筷轻碰撞声。

    叶梧抬头看了餐桌上的夫妻两人,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看着面前精美的瓷碗,呐呐地问道,

    “你真的是我妈妈吗?”

    野崎正人和野崎太太突然被开口问道,皆是一脸惊疑地看着叶梧。

    “梧君,你是我们的孩子毋庸置疑!”

    看到忽然茫然无措的妻子,野崎正人一手握住身旁妻子的手掌无声地安慰着,抬头坚定地看着叶梧回答道。

    “可是...”叶梧面带迟疑道,“梦里的妈妈,一直在生病!”

    叶梧尽量表现地童言无忌,低着头一直不敢看对方受伤的眼神。

    夫妻俩有些疑惑,野崎太太叹了口气,轻声道,“梧君已经恢复记忆了吗?”

    “对不起,我没想起来,我只是梦到一些片段,”叶梧心里很难受,语气也带着些无助,“您是我妈妈吗?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好想知道我的记忆!”

    孩子无助的话语让两人心疼不已。

    夫妻俩对视许久,野崎正人眼镜下满是坚毅,他朝妻子坚定的点了点头,最终决定告知叶梧事实真相。

    “小梧,你确实不是我们的亲生孩子。”

    野崎正人尽量语气温和地解释道,又恐孩子心里受伤,急忙话锋一转,

    “但我们把你当自己的孩子爱着你!”

    叶梧瞳孔微张,眼里满是震惊。

    虽说原主有原主的记忆,但毕竟一个8岁小孩,年幼记忆也不是很清晰。

    “你是我妹妹的孩子,你三岁那年,你母亲生病去世了,因此我们将你接来抚养。”

    野崎正人语气中带着复杂的情绪。

    想起了妹妹的早逝,不禁有些伤感。

    “那,我父亲呢?”叶梧继续追问。

    野崎正人显得有些迟疑,顿了顿又道;“没见过,你母亲未婚先孕,直到去世也未曾告诉我你父亲的名字。”

    “其实,小梧你不记得也没关系,只要我们一家子生活在一起就好!”

    野崎太太赶忙解释道,不希望孩子得知消息后想不开。

    “本来以为你年纪还小,记不清事情,因此,为了给你一个完整的童年,便让你称呼我们为爸爸妈妈,你能原谅我们吗?”

    叶梧抬头看着的两人,眼里满是复杂,良久才绽放一个纯真的微笑道,

    “谢谢伯父,伯母!”

    “以后请多指教!爸爸!妈妈!”

    时间过得很快,距离溺水事故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

    叶梧不得不面对另一个难题。

    请假在家修养的日子结束了,叶梧不得不背起书包重上学堂。

    叶梧是被野崎太太亲自送去学校。

    学校离家二十分钟的走路路程,是关西地区兵库县尼琦市的一所公立小学。

    “大家好,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野崎梧,以后请多指教!”

    因为野崎太太告知失忆的事情,并且还向老师同学郑重地请求照顾。

    因此在老师的慈爱,同学的热心好奇下,叶梧度过了艰难的一天。

    等放学铃声响起后,拒绝了热心肠同学的回家邀约,叶梧在教室一个人安静等待宫兄弟过来找他回家。

    叶梧还是二年级学生,宫兄弟就读四年级,不在一个年段楼层,因此过来找叶梧也花费不少时间。

    “周末要去排球俱乐部报名,梧君去吗?”

    走在回家路上,宫治侧头看着一旁的叶梧忽然问道。

    “当然去”宫侑赶忙抢答道:“梧君知道答应过的,对吧!”

    “你是傻瓜吗,梧君不记得了!”

    “你说谁呢臭小治,我当然知道梧君不记得了!”

    叶梧看着两人争吵,打开书包,书包塞满野崎太太准备的零食,冷静问道:“吃米花棒吗?”

    一场战火及时熄灭。

    看着被零食投喂,吃得跟仓鼠一样的两兄弟,叶梧不禁有养娃的错觉。

    “周末跟你们一起去俱乐部试试几天吧!”

    叶梧拍案决定了下来。

    三人回家的路上拖拖拉拉,主要是宫兄弟二人一会儿河边草丛捉蚂蚱,一会儿被便利店的香肠吸引地走不动路,叶梧只觉得回家的路异常漫长!

    早上走的匆忙没注意,现在认真一看只觉得纳闷。

    每走几百米就有这一个网球场和篮球场,路上很多青少年有的背着网球袋,有的手持篮球和排球各种运动器材。

    叶梧心想,霓虹青少年人的业余生活太健康了吧。

    周末,难得宫侑没有赖床,一大早两兄弟就过来叫叶梧出发去俱乐部。

    野崎太太再三询问是否作陪,都被三人拒绝了。

    最后三人在野崎太太担忧的目光下,欣然出发前往十几分钟路程的排球俱乐部。

    “好大!”

    “好大个!”

    “听说他是五年级的阿兰(alan)。”

    两兄弟盯着前面的一个黑色肤色的高个男孩,拽着叶梧在一旁惊叹不已。

    叶梧看着自己只到两兄弟肩膀的身高辛酸不已,没事,毕竟差两岁,还是会长个的!

    “好帅呀!”

    “真羡慕呀!”两兄弟再发感慨。

    这次叶梧不认同了,看着漆黑的外国小伙,亚洲审美叶梧困惑问:“哪里帅了?”

    这边听到有人夸自己,尾白阿兰竖着耳朵认真地听。

    “外文名字!”宫侑不假思索回答道。

    羡慕哪个?

    阿兰(alan)?

    叶梧更加疑惑。

    宫侑手摸下巴思考状,“我要不改个名吧?”

    “你要是随随便便改名字,奶奶会伤心的吧?”宫治也抱臂苦恼道。

    是傻子吧!尾白阿兰看了三人腹诽一声就转身走开。

    叶梧看到对方的眼神只觉得憋屈,可恶,肯定是被当成傻子了!

    “小治,你就叫samu,取名字后两个音。”宫侑思量片刻问道。

    萨姆?山姆?发音更有外国名的感觉吗?

    叶梧只觉得今天的自己尤其艰难,一直跟不上两兄弟的脑洞速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您分享更多好看的小说,新域名a.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