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被暴打,被封天才是我草率了: 8、风平浪静的一天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开局被暴打,被封天才是我草率了》 8、风平浪静的一天(第1/2页)

    比赛结束了!

    虽然比赛输了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毕竟对方是越前南次郎,网球世界天花板。

    尽管如此,叶梧还是感到怅然若失,心有不甘。

    粉发少年浑身是汗,精疲力尽躺着地上,睡眼惺忪。

    他看向越前南次郎,咬紧牙关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声响,

    “前辈,帮我包里的手机,打一个叫白石藏之介电话,叫他过来接我,拜托了!”

    “阿,还有饮料,下次再请吧……”

    话还没说完,就立马陷入睡梦中。

    -------------------------------------

    叶梧从睡梦中挣扎醒来,感觉做了一个很久远的梦。

    迷迷糊糊中,好像梦见了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那段小时候的回忆。

    “啊,醒了吗,梧。”

    叶梧盘腿坐在床上,双手托腮状放空着自己,听到白石的问话,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应答。

    “你和谁打网球,居然让你累的都睡着了,我背着你回来酒店可辛苦了……”

    白石知道叶梧网球实力不俗,更加好奇这次和叶梧比赛的对手是谁了!

    叶梧一脸茫然看着对方,恍神片刻后一脸平静,态度如往常那般闲聊,

    “哦~是越前南次郎前辈。”

    “什么鬼?”

    白石关西腔再度飙出,平日里淡定的面容此刻却做出颜艺状表情。

    “你有见到没,就那个穿着黑色僧服,一脸吊儿郎当的大叔?”

    “什么鬼,他就是越前南次郎!”

    白石念念叨叨说着没跟对方打一场好可惜。

    啊!为什么明早就要回兵库!白石只恨自己没能附身好友身上和这位偶像打一场!

    “这有什么!”叶梧看了对方一眼,处之泰然地回答,

    “反正你都知道地址了,下次来东京直接上门求教呗。”

    “嗯嗯~ecstasy!下次就这么办!”白石挥舞着手臂激动说道。

    随后白石又缠着叶梧介绍着当时比赛的细节。

    “梧,当时你从南次郎前辈手里拿了几个球?”

    “你,你问这个干嘛呀?”叶梧有些尴尬地看向角落,嗓音略显飘忽。

    白石明显被兴奋支配了大脑,完全看不到好友是在故作淡定,

    “要是我,能从南次郎先生手上拿下一局也是痛快绝顶呀!”

    那我比你厉害!

    我从越前南次郎手上拿下两局!

    叶梧小声腹诽着。

    “你说什么哈?”

    “没什么啦!”叶梧摇头呵呵一笑遮掩,

    只好不露声色转移话题到伴手礼上,

    “藏琳今天有什么收获?”

    “嗯,买了一副枕头,据说对睡眠很好哦!”

    白石说着就从一旁的袋子取出一副枕头来给友人欣赏。

    叶梧抱着枕头,闻到一股淡淡的草木清香,味道并不浓郁,反而清新自然。

    “是有加药材的吗?”叶梧隐约嗅到有艾草的香气。

    “是有加一些中医药草哦!”白石介绍着,又拿起另一袋绿色包装盒,

    “还有大麦若叶青汁,调血脂,抗氧排毒的,梧,我送你一些试试吧!”

    喂,养生过头了吧,你才六年级呢!

    “不了,我过几年再养生。”叶梧摆手拒绝。

    .......

    第二天早上启程回到兵库县后,回到家已经是中午了。

    “我回来了!”叶梧在玄关脱鞋,朝里头喊了一声。

    “欢迎回家!”

    走进客厅,难得周末没有在家看到野崎正人。

    叶梧看着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野崎太太问道,

    “父亲呢,这周要加班吗?”野崎正人的工作周末一般比较清闲,很少有加班。

    “你父亲最近要调职,这几天有交接工作,所以比较忙。”

    野崎太太关掉电视,走上前接过叶梧手上的换洗衣物。

    叶梧自然的将包裹递过去,神色惊讶看着对方,

    “之前怎么没跟我说起过!”

    “抱歉小梧,你父亲下个月要调职神奈川,想着让他一个人过去就行。”

    这也是和丈夫商量过的,野崎太太留在兵库照顾儿子。

    “我过几个月就上初中了。”

    叶梧猜想两夫妻因为自己的缘故,所以母亲才留下,有点过意不去,

    “全家一起搬家就是了,我到时候去神奈川读中学。”

    “因为不想影响小梧的升学意向。”野崎太太闻言轻声解释,

    “如果迁就我们选择神奈川学校,我们会过意不去的啦!

    小梧也肯定舍不得和朋友分离。”

    “没事的妈妈,我本来就倾向神奈川立海大附中,这个学校的网球实力很强,我不会勉强的。”

    父母太宠溺自己,这让叶梧也很是甜蜜的烦恼。

    叶梧突然孩子气一般蛮横道,

    “明明哥哥之前一个人租住东京,你们就很放心,怎么到我就不放心啦!”

    “哎啦,你哥哥不一样,小梧更需要保护。”野崎太太温柔安抚着。

    是我不够一米九对吗?叶梧心塞。

    “好啦,如果你愿意去神奈川,那我晚上和你父亲商量一下,如果搬家的话,迹部集团是可以申请分配家属房居住。”

    野崎太太想到不用和丈夫暂时分居,心情也倍感愉悦,哼着小调拿着换洗的包裹到走廊洗衣机。

    “看吧,母亲果然舍不得父亲!”叶梧气哼哼地对着走廊的身影嚷道。

    这孩子!野崎太太无奈摇头一笑。

    叶梧在家里洗漱一番后,就拿着给宫兄弟的伴手礼来到隔壁家。

    “奶奶,阿侑和小治呢?”叶梧乖巧问好。

    “噢呀,是小梧酱,他们在庭院走廊那儿哟。”

    宫奶奶满头银发却看着精神气十足,对着叶梧和蔼笑道。

    “那就打扰了了!”

    叶梧跨过玄关,走进去庭院,宫兄弟二人正坐在檐下,吃着饭团。

    “今天不去俱乐部吗?”

    叶梧走过去问道,两兄弟周六日一般都往俱乐部打排球去。

    “嘿,是小梧,修学旅行回来了呀!”宫治面露惊喜。

    宫侑嘴里塞着饭团像只小仓鼠般,只是点了点头表情激动,刚要张嘴说话就被打断,

    “阿侑你不要开口说话,等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收藏本站,努力为您分享更多好看的小说,新域名a.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