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魔的正确打开方式: 6、突然真相

推荐阅读: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魅魔的正确打开方式》 6、突然真相(第1/2页)

    衬衫被折了一折,放到了旁边的架子上。
    艾尔文斯的体形是标准的精灵体形,纤细,修长,但是并不瘦弱,薄厚恰到好处的肌肉在骨骼上覆盖着,线条优美而流畅。
    “那个……”年轻的精灵指尖按着腰间淡金色的金属搭扣,泛白的指尖无声诉说着紧张,“……下面还要脱么?”
    借着检查之名获取体l液的可能性从风时脑海中闪过,他抿了抿唇,“看情况。”
    他把手掌轻轻覆上了他的背脊与肩膀。
    微弱电流般舒适的酥麻循着手臂传导上来,汲取的愉快感让他狭长的眸子弯出妖孽的弧度。
    艾尔文斯的身躯有点发僵。
    随着风时双手的游移,绯红的颜色从他的耳尖蔓延到了脸上。
    『感觉好、好奇怪……』
    风时的手瞬间不动了。
    ——得小心,千万不能露出马脚!
    艾尔文斯:『冷静,稳住!金手指老爷爷帮忙检查身体而已,哪里有奇怪,一点儿也不奇怪!』
    风时:这就对了,检查身体而已,有什么好奇怪的?
    ——看来他是不用小心了。
    艾尔文斯:『噫呜呜噫真的好奇怪啊!』
    风时的动作再次停下:“……”
    ——刚刚还说不奇怪,这人怎么出尔反尔啊!
    艾尔文斯给出了他出尔反尔的缘由:『主要是他太年轻了,一点儿都不像是老爷爷好吗!!』
    风时:“…………”
    ——你自个儿设定的怪我咯。
    艾尔文斯:『都是因为纯血精灵不会变老,冷静,他就是老爷爷,老爷爷,老爷爷……』
    艾尔文斯开始念经。
    风时试探着又动了一动,看年轻的精灵除了念经之外没有别的反应,唇角不自禁地微微上扬。
    他开始喜欢这个傻乎乎的宿主了,既然自我洗脑能力如此强大,那么接下来,把接触面积更进一步扩大应该也没有关系吧?
    他手向上举,让长长的袖子向后滑去,用双手勾住了青年的肩膀。
    艾尔文斯:“!”
    这样的姿势,风时几乎挂到了他的身上。他心下一阵慌乱,还没想好要怎么办,却见银色的发丝垂下,如月华般微凉,妖冶的美人已是把脸颊贴在了他的胸膛。
    他的老爷爷经是念不下去了:『!!!!!!』
    “不要紧张,”风时平静地说道,“只是检查。”
    他以为他很平静。但实际上他的声线是无比勾人的沙哑。
    年轻的精灵瞳孔地震:『不对吧救命啊我召唤的真的是老爷爷不是魅魔吗!!』
    风时:“??!?!?”
    ——这怎么突然就真相了啊?!
    风时瞬间从他身上离开,退到了两步之外,动作几乎比出剑还快。
    艾尔文斯弱小可怜又无助,慌乱地把一旁架子上的衬衫扯了过来。
    空气,迷之,寂静。
    “不是魅魔!”风时飞快地澄清。
    “……?!”
    艾尔文斯不由一愣。
    风时立刻意识到糟了——过于及时的澄清令人费解地起到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效果,年轻的精灵肉眼可见地开始怀疑了,当下快速又补充了一句:“我又不是魅魔,难道还能吃了你吗?你在害怕什么?”
    “对、对不起,”艾尔文斯连忙道歉,把衬衫重新放到了一边,“有对检查造成影响吗?”
    “…………”
    风时看着他冷润的肌肤,很想告诉他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所以需要从头再来一遍……但是没敢。
    突然就真相了真的是太可怕了,而且他还要帮忙解决魔法天赋的问题……这事还没一点儿着落,天知道他刚刚只顾着吃东西了!
    ……他可太难了。
    他的作难让艾尔文斯紧张了起来,生怕下一秒老爷爷就会告诉他,他并没有魔法天赋,虽然这超出了一贯的套路。
    于是自发地寻找起自己拥有隐藏天赋的证据,他细细感受自己的身体,“我刚刚……好像……嗯,我觉得,刚刚我们身体接触的时候,好像有什么能量在流动……那是不是魔力?”
    风时:“!”
    居然自己把答案送上门来了!
    能否对魔力进行感知一向是判断是否存在施法天赋的重要手段,毕竟魔力首先要能感知才能运用,才能拥有更多的可能,艾尔文斯既然对魔力的流动有所察觉,显然是应该存在魔法的天赋的,于是风时点了点头。
    艾尔文斯的眼睛顿时亮起了光芒,但他很快便又意识到了问题,“既然我拥有魔法天赋,为什么家族始终检测不出呢?还是说,这真的和我的精灵血脉有关?”
    “我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风时说。
    沉吟了片刻之后,又道:“我需要你的血。”
    艾尔文斯把左臂递了给他。
    风时意识到他手臂的伤口有点奇怪,从创面来看,有点像是他在尼特身上留下的刀伤——每次愈合之前都会再次划开,以确保血液能够不断涌出,毕竟吸血鬼这种生物自愈能力很强。
    “这是为了画法阵割的……因为老是失败,每次都要重新放血,”艾尔文斯注意到伤口表面的血液已经有点凝结了,于是抽出了一张纸巾,“我擦一下。”
    ——把将要凝结的血块从创面擦掉,好让新鲜的血液得以流涌出来。
    风时轻轻抽了口气。
    本来还想借此机会吸一口的……算了。
    他把纸巾从艾尔文斯手里拿过来,告诉他不用了。随后用指尖轻轻点蘸了边缘的血液,闭阖眼睛认真感知其中所蕴的气息;接着,又撩起了他一侧的长发,观察他那轮廓微尖的耳朵,和自己被设定出的、标准的精灵尖耳做了对比。
    找到答案了。
    “你不是精灵,也不是人类,更不是半精灵……”风时用纸巾擦拭了指尖的血迹,看着青年因他的话语而惊异茫然的眼睛,“你是混沌。”
    艾尔文斯给听懵了,“混……沌?”
    “在普通的混血儿身上,精灵的血脉和人类的血脉可以很好地融合;但在你身上,两种血脉却是相斥的——它们在打架,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风时费力地为他进行解释,“你体内是存在魔力的,甚至量还很可观。但血脉的冲斥造成的内耗,导致你的魔法天赋无法显现。”
    艾尔文斯点了点头,明白了。实际上最初的惊讶过后,他对这个答案其实并不意外,“那么,我应该怎么办?”
    “做出选择,”风时说道,“是做一个人类,还是做一个精灵。”
    艾尔文斯从未想过他还要做出这样的选择,“当然是精灵了。”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说。
    “明智之选,”风时说,“我不知道血脉冲突的情况是否常见,只知道若是一般的精灵血统,在和人类血统进行那么多代的混血之后,就算想打架也完全没有打架的力气了。”
    他按了按左手的衣袖:“你稍等。”
    艾尔文斯点头。
    风时在他面前消失,进入了中转位面,在变成了袖子的革袋里翻找。
    当他再次出现,手里已是多出了一枚银叶果。
    “!!!”
    艾尔文斯顿时激动,『来了,金手指老爷爷从储物空间拿出千年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浏丨览丨器丨搜丨索:哇丨叽丨文丨学,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