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管,神经病也要睡觉觉: 4、第4觉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我不管,神经病也要睡觉觉》 4、第4觉(第1/3页)

    今天我是盆薄荷的时候,又遇见了功夫熊猫。不对,他已经被我开除了熊猫籍,不再是熊猫了。
    划掉,重新写。
    今天我是盆薄荷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人。
    我觉得他有病,因为他不觉得我有病。
    ——《入睡的必要条件》
    -
    秦劲的奶奶在古河街32号有幢老房子,一共四层,对外出租。
    秦奶奶平时不住这里,前几年收租的时候每月回来一趟,现在学会了电子收账,一般不怎么过来。
    昨夜下了一场雨,四楼的一个租户说楼顶漏水。
    秦奶奶打算今天过来一趟,找工人修修楼顶。
    秦劲当时正好在身边,劝住了奶奶,他亲自过来处理。和工人一起修葺好了楼顶,他看着堆满杂物的楼顶难受,一并清理干净。
    忙碌了一整天,要走的时候发现车有点毛病。
    秦劲有修车经验,检查后发现不是什么大问题,索性自己动手修了。
    修好从车底钻出来,看到马路对过有个女孩,一直在盯着他瞧。
    秦劲不认识,他没有多想,自顾收拾着工具往后备箱放,突然听到有人问:“你是功夫熊猫吗?”
    “不是。”秦劲绕到车头合上引擎盖。
    江眠跟在他后面:“你就是!”
    秦劲扭头,看见一个女孩抱着盆薄荷,扬起小脸气鼓鼓地瞪着他。
    女孩穿着橙黄色连衣裙,自然卷长发,皮肤白皙细腻,眼珠乌黑清澈,眼睛大大的,像个瓷娃娃。瞪他的时候,眉头皱起来,虽然是在生气但样子一点也不凶恶,反而有点可爱。
    秦劲认出来,她是刚刚在马路对面一直盯着他看的那个女孩。
    “你别不承认。”江眠继续瞪他,“我知道你现在不是功夫熊猫,因为我已经把你开除了熊猫籍。”
    秦劲满头问号。
    江眠凶巴巴地说:“还我板砖!”
    秦劲看着她,在脑海里重组了一遍“板砖”“功夫熊猫”,渐渐想起来,她正是前几天在电视台装竹子睡觉的女孩。
    “板砖是我拿走的。”秦劲承认的很干脆,“我不知道它是你的。”
    江眠见他态度良好,语气也松软下来:“现在你知道了,请你还我板砖。”
    今天修理楼顶,余下一些没用完的砖头,秦劲准备用来砌一个菜园,现在都在楼顶放着,拿一块还给她完全没有问题。
    秦劲说:“你在这等着,我去拿给你。”
    江眠小碎步跟在他后面:“你不要想着逃跑。”
    “不会。”秦劲掏钥匙刷门卡,“就在楼顶。”
    江眠看着他手里的门禁卡,以为他也是这里的租户,没有多问,跟着他一起走进楼门洞。
    不久前,江眠搬来这里,租住的正好是秦劲奶奶的这幢老房子。
    四楼,一室一厅。她一个人住,够用了。
    老房子临着街,不远处有个菜市场,除了交通不太便利外,基本生活设施还算齐全,最主要的是房租便宜。
    一个月五百块钱,在江北市很难找到这样条件的房子。
    秦劲看她一眼,伸出手要接她抱着的一盆薄荷。
    江眠紧紧搂在怀里,一副怕他抢走的模样。
    秦劲解释道:“要走到楼顶,你抱着东西可能会有点累。”
    江眠倔强道:“我不累。”
    才不相信这个功夫熊猫,除了竹子,说不定他也吃薄荷。
    秦劲微微颔首,收回手,率先走上楼梯。
    老房子,没有电梯,楼梯又旧又窄。现在天色已晚,加上低层采光不好,楼梯间黑漆漆的,好在每层都安装了声控灯。
    秦劲沉稳的脚步走在前面,暖黄的灯泡依次亮起。
    他腿长步子大,两三下就把江眠甩在后面,没了影。
    江眠闷着脑袋,抱着盆薄荷吭吭哧哧爬了一段楼梯,抬头,看见秦劲单手抄着裤兜,在昏黄的灯泡下站着。
    见她上来,他转身,抬腿上台阶,还是走在她前面,不过这回走得慢很多,始终和她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
    江眠对他再有敌意,也能感觉出来,他是特意在前面给她带路。如果没有偷走她的板砖,一定是只值得信赖的好熊猫。
    啊啊啊啊忘了已经把他开除了熊猫籍。
    江眠恨恨地跺脚,不料一脚踏空,整个人向后倒去,怀里抱着的薄荷也震飞出去。
    走在前面的秦劲身后像是长了眼睛,没有任何反应时间,几乎同一秒内,单手抓着栏杆跳过来,揽住江眠的同时,另外一只手稳稳接住了垂直落地的薄荷。
    一系列动作发生在瞬间,快得想看清分解步骤得按住鼠标暂停慢速十八倍。
    江眠惊得忘记了紧张:“你真的会武功?!”
    “这不是武功。”秦劲气都不带喘一下,淡声说,“我只是速度稍微快了一点点。”
    江眠:“……”
    可恶,被他装到了。
    秦劲不着痕迹地松开托着江眠后背的一截手臂,掂着薄荷先行一步。
    薄荷用小号红色塑料花盆装着,虽然里面都是土,但也不算重。
    秦劲往上走了两个台阶,余光瞥见江眠停在原地,胳膊绕到后背揉捏着。
    他顿住脚步,问:“你受伤了?”
    “没有。”江眠揉着蝴蝶骨,低着头跟在他后面,小声嘟嘟囔囔,“但是你的胳膊太硬,像钢筋,硌到我了。熊猫软乎乎的,rua起来才不会这么硬,上次算我看走了眼。反正我已经把你开除了熊猫籍,你以后不是功夫熊猫,也不是熊猫。那你是什么呢?”
    秦劲:“……”
    他抬脚继续上楼,自我介绍道:“我叫秦劲。”
    江眠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没有听到他说话,依旧在给他编排新的角色。
    秦劲没介意,三两步来到楼顶。
    通往楼顶的铁门锁着,他用钥匙开了锁,推门走上去。
    因为是老城区,附近建筑普遍不高,楼顶视野开阔,能看到远处藏在云朵里的高楼大厦,以及游乐场的一个摩天轮。
    此时暮色四合,华灯初上。云朵里的高楼大厦亮起星星点点的灯光,摩天轮霓虹闪烁,悠哉哉地把附近的云朵搅拌成五颜六色。
    江眠露出向往的神情:“我在四楼住这么久,第一次知道楼顶的风景这么好。”
    楼顶虽然有栏杆,但还是存在着安全隐患,加上楼顶堆有杂物,秦奶奶怕租户在楼顶出事,一直锁着这道门。
    “你住在403?”秦劲放下薄荷,扭头问她,“今天修理楼顶,是不是很吵?”
    这幢老房子共四层,四楼对外出租了两户,一户是401,也是今早跟秦奶奶说楼顶漏水的住户。另外一户就是403。
    今天修理屋顶的时候,没有发现403顶上有渗水现象,但是秦劲还是挨着整体修葺了一遍。工人作业,噪音肯定少不了。
    楼顶风有点大,江眠没听清他第一个问题,直接略过去,回答第二个问题:“我白天出去工作,刚回来。”
    秦劲“哦”了声,站在砖墙前,倒退着往后走了几步,直到把整面砖墙收进眼底。
    因为强迫症,在他的要求下,砖墙被工人垒得齐齐整整,一块板砖不多一块板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