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完失忆宿敌记得快跑[穿书]: 3、第三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撩完失忆宿敌记得快跑[穿书]》 3、第三章(第1/2页)

    “魔尊手段卑劣,竟敢挑衅仙主,待属下带人杀上他落明山!”
    “仙主!魔尊昨日强抢了小儿沐颜回了落明山!魔门淫/邪不堪,求仙主救救我儿!”
    “仙主……”
    梦境里嘈杂颠倒,贺昱被裹在云层中,看不清云下的那些脸,只觉得烦躁。
    再然后,那些人突然就变成了凶恶的狼狗,眼瞳猩红嗜血,口中生涎,猛地冲上来撕咬就要自己。
    刺痛感尖锐,贺昱猛地一身冷汗从梦中醒来,瞳孔涣散,呼吸急促起伏不定。
    “醒了?”耳畔有人开口。
    贺昱喉间滚动,缓慢地循声望过去,对上一双冷淡的眼睛。
    谢离已经换了件灰蓝色条纹衬衫,单手支着下颌垂眼看着自己,垂眼望过来目光满是淡漠:“你已经睡了三天了,再不醒可以直接埋了。”
    贺昱立即就要坐起身,可刚动了下,手臂就突然一疼。
    “别动,水还没挂完。”一侧的医生匆匆叮嘱了句,又敲碎了一只安瓿瓶,说着,“仗着年轻气盛也不注意身体,营养不良不说,高烧烧了这么久都不去医院,再晚几天都可以直接入重症病房了。”
    贺昱一怔。
    他这才注意到所处的并不是之前的狗窝门房,床铺宣软,床边的架子上安静挂着点滴,灯光暖黄,应该是别墅的客卧。
    且身上那件脏污的衬衣也已经换成了纯棉的睡衣,触感柔和。
    林医生是谢家特聘,自然也认得这位从前的贺家小少爷,瞥过来一眼,低头边收拾东西边说:“注意休息,下周二我会过来接种第三针狂犬疫苗。”
    贺昱垂下眼,轻声说:“谢谢。”
    见人转身就要离开,谢离眯起眼:“赵叔,送林医生出门。”
    赵管家弯腰:“是。”
    “不用了。”林医生微微抬手,朝他说了句下周见,就拎着医药箱转身出了门。
    等人离开,客卧的门合上,谢离这才不紧不慢收回目光,落在身前的少年身上。
    “别这个表情看着我,”他挑挑眉,笑着说道,“不是我害你发高烧,也不是我咬的你。”
    贺昱蹙眉抿紧了嘴角,别开眼,盯着滴答落下的消炎药水。
    “哎。”
    贺昱沉默片刻,回望过来。
    谢离散漫地道:“你几岁?”
    贺昱看着他,目光里有警惕,半晌才低声说:“十六。”
    谢离啧一声,果然又是比自己小了四岁。
    巧合都到了这份上,他心中已经确认了贺昱的身份,也懒得再多说,起身朝门外走去。
    “……等等。”
    谢离脚步微顿,侧脸望过去,冷漠得有些不耐烦。
    贺昱身影单薄,坐在米白色床被中,微乱的头发落在脖颈间,缓慢地抬起眼,声音很低:“你明明讨厌我,为什么还要帮我?”
    门口的人似乎是沉默了片刻,最后似讽非讽地丢下一句“你以后会知道的”,而后转身直接出了门。
    光线又暗下去,贺昱安静很久,终于深吸一口气,缓慢蜷缩进柔软的床铺中,闭上了眼。
    等人从客卧里出来,赵管家跟了上去,低眉顺眼:“少爷,房间安排要不要——”
    谢离脚步一停,面无表情地盯过去,声音冷得像淬了冰:“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试探我。”
    赵管家顶着这道目光汗都下来了,头皮发麻:“是。”
    谢离这才移开视线,大阔步朝花园坪里走去。
    赵管家这才重重松一口气,正要抬手抹把汗,突然又听到前面那位冷飕飕地丢下一句:“病好了就丢出去。”
    赵管家一愣,抬起头时人却早已经离开了。
    他后知后觉地吞了口唾沫,有些搞不清楚这位大少爷到底是什么态度。
    ……从前几天起,他就模模糊糊地感觉到,谢离像是彻底地变了一个人,除了那张脸还是那张脸,说话做事完全不是一个章法。
    更张扬,也更决绝,甚至比圈子里那位因手段毒辣而盛名已久的孟衍孟总更有上位者的气息。
    想到这里,赵管家不由得抖出一个寒颤,抬手扣紧腕扣,打起精神转身离开了。
    夏末蝉鸣稀疏,窗户开着,一抬头就能看得清外面晴朗的蓝天,也能看到青绿草坪上悠闲遛狗的年轻男人。
    晨风有凉意,佣人板着脸上前把窗帘拉紧了。
    贺昱顿了顿,收回视线。
    他坐在床边,沉默着等最后一段点滴下完了,才放下水杯,慢吞吞地拔了管。
    鲜红的血珠溢出来,贺昱抽出张纸巾按上,低声问道:“今天是几号了?”
    佣人一板一眼地回答:“九月十三。”
    “谢谢。”贺昱轻声说。
    佣人这才看见他手背上溢出来的鲜血,连忙上前收拾。
    贺昱侧开手,摇摇头:“我没事。”
    他随手擦去血迹,把纸巾放进垃圾桶,穿上鞋子起身出了门。
    阳光刺目,落在皮肤上有暖意融融的触感,贺昱不适地皱了皱眉,错开眼,继续往前走。
    远远的,谢离就注意到了正朝着草坪方向走过来的少年。
    他握着牵引绳,半靠花坛边的椅背上,懒洋洋的望过去。
    “汪!汪!!”安德烈躁动地原地踏步挣着绳子,凶神恶煞地朝对面吼叫。
    十六岁的男生还很青涩,黑发有些长长了,温顺地翘起几缕来,宽松的睡衣底下身形也单薄。
    贺昱显然也看到了他,脚步一顿,逆着阳光朝这边看了一眼,又抿起嘴角,不言不语地扭头离开了。
    安德烈喉间急躁地咕噜出声,谢离敷衍地摸着狗头,若有所思地看向狗窝边的房间。
    BKD3代机器人离研发成功还差最后几个磁敏传感器零部件,但贺昱被赶出门时,根本来不及去收拾研究室中的东西,只来得及将半成品塞进行李。
    可是,距离赛事仅剩一个多月时间,别说造价极昂贵的传感器,他连一台装配PLC(编程控制器)的电脑都没有。
    贺昱盘腿坐在地上,低头看着手中泛金属光泽的小机器人,缓缓叹了口气。
    这是自己耗费三年,自学了各类机械物理学、不断纠错才研定出的最满意的智能脑,可惜连最后一步完品都走不到。
    他小心翼翼地将半成品收好,这才去看一眼随手堆在床上的衣服。
    除了两件T恤外就只剩下一条运动裤,简直少得可怜。
    贺昱忽然想到什么,脸色红红白白地变了变,抿起嘴角。
    ————
    “马场?”谢离一愣。
    赵管家点头:“之前您和周少约定好星期六要去赛马术,就是明天了。”
    谢离从记忆里扒拉出这个姓周的,好像是和原身臭味相投的一个纨绔少爷,叫什么周安羽来着。
    他恹恹放下杯子,抽出张纸巾擦拭手指:“不去。”
    赵管家低眉顺眼:“好的,那我现在和周少爷回绝一句?”
    谢离漫不经心地嗯了声,等他转身要走时,忽然又想到什么,皱眉:“等等。”
    赵管家立即转回来:“您说。”
    “……是个比赛?”
    “是的。”
    谢离眯起眼:“赢了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