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圣僧黑化了: 3、第三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穿书后圣僧黑化了》 3、第三章(第1/2页)

    天擦亮,叶离睡得迷糊,脑海内叮叮作响。
    ------请宿主完成以下内容,并依据人设填补后续内容。
    “李叶离一夜好梦,晨起时,满颊羞红。她不知世间竟有男儿能这般让人难以忘怀,以至于在梦里都净是他的影子。心里似有个填不满的洞窟,从两人寥寥数语里汲取着贫瘠的养分。她咬住下唇,忽而生出个荒谬的念头-------当面去谢谢他。”
    ......
    昨日才把邪物弄干净,今天就往宫外跑,王复这颗脆弱的心脏便险些吓成稀碎。
    前方那道轻盈的身影,明明浑身还带着病气,此时却步履灵巧,反嫌弃他慢慢吞吞,不耐转过身,催促他。
    “王复,你也走得太慢了些。”
    王复抖抖肩上沉重的箭弩,抱紧怀里满满当当的麂皮箭筒。
    “公主,奴才来了。
    东虎门守卫查验过令牌,两人走出宫门,上了马车。王复心下紧张,忧心忡忡,道:
    “公主若要谢高僧,待下月陛下祭祀时,就能见着尊者了。您昨日才好过来,正是需要休息的时候,也不急着这一日,咱们还是回宫再缓缓吧?”
    叶离颔首,她也想再躺尸几天啊!谁让那狗系统天没亮就给了段剧情梗概,让她按原文中,原主因春.情萌动,迫不及待要见到男主的设定,马上偷溜出宫,完成触发的剧情。
    她恹懒打了个呵欠,面无表情说道:“法师对我是救命之恩,不能拖沓。”
    王复挠挠头发,抖抖怀里的箭弩,不解问:“那咱们为何要带这个,公主?您若要吃什么野味,直接吩咐小厨房。您贵体娇弱,这些东西血气重,碰不得啊。”
    他对公主遭遇女煞缠身一事心有余悸,念叨起来难免啰嗦了些。
    叶离摇摇头,拍拍他的肩,道:“这个,是特意留给你的。”
    王复:“啊?”
    叶离记得王复后期最厉害的就是箭弩,靠它为原主扫清无数障碍。
    车夫在外扬声道:“公主,咱们到开元寺了。”
    叶离应了声,吩咐车夫看着点山上,便靠着车壁闭目养神。王复想问不敢问,抱着箭弩不撒手,内心一阵感叹。
    因丽妃常伴皇后身边,公主跟着梅贵人长大,打小不知吃了多少苦头。若不好好学规矩,罚跪笞打是常事。
    公主小小年纪已把梅贵人古怪性子复刻了个十成十。
    底下还有人说,要不是尊者抓到了闹事的女煞,公主疯癫那样子,还真没任何奇怪的地方。毕竟,当年梅贵人不就是这样么。
    哎,公主的命太苦了!好在丽妃这些年终于熬出头,公主才能得到些重视。
    这次,就带了他一人出宫,特地赏了神机营的箭弩给他。这不正是公主重用他,抬举他的表现么?他王复虽然年轻,但他有一腔忠心,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公主!
    鬼也不行!
    念着念着,鼻腔跟着酸涩起来。王复耸耸鼻尖,揉揉酸胀的眼睛。
    叶离听到抽泣声,诧异睁眼。
    这位小哥干嘛一副我欺负死他的样子?
    两人视线相。
    王复:“公主,奴才必会生死相护!”
    叶离:“死了就不必了。”
    车外马夫轻呼道:“公主,有人下山了。”
    叶离挑开帘子看去,自石阶上走下来一个,玄隐。仍是僧袍胜雪,眼睫下透着悲悯。
    “法师。”她下马车时,不忘扶了把王复。
    玄隐静看她带有生魄的微光,一夕之间,几乎全部浸回体内。墨玉似的眸子灵动有神,唯独唇色边缘泛白,和透亮的玉釉般。这具身体太弱,需要时间调养。
    “公主似乎好多了。”
    “嗯,今日特来面谢法师,”叶离草草接过,问道:“法师这是要去哪里?”
    叶离专注看他,眸色纯净,一眼教人望到底。玄隐走下最后一级台阶,轻声说:
    “拙僧有事要去一趟西景村。”
    西景村?叶离下意识看向王复,王复低声解释道:“行宫附近有个西景村。”
    玄隐:“最近有人在村子附近消失,那儿是极阴之地,会令冤魂成煞。宫中的邪物气息和那儿相似,拙僧怀疑西景村和宫内有关。”
    叶离问:“法师能带我一同去吗?”
    叶离没抱多大希望,原身一病秧子,正常人都不想带着去拖后腿。他拒绝也没事,女反派会是这么听话的人吗?你不让我一起去,我跟着不就完了。生命不息,作死不止。
    “好。”
    这回轮到叶离哽住,不愧是圣父男主。她娇靥舒张,欣然笑道:“那法师同我一车,省些脚程。”
    “不必劳烦公主。”玄隐松开掌心,一只树叶折成的哨笛腾空而上,横转数圈,清脆出声,比寻常的竹哨还要响亮一些。
    哨声一亮,叶离便看到丛林里奔驰出来的枣红骏马。骏马极具灵性,绕过马车停在玄隐身边。鼻息扑哧扑哧,不停用脑袋去蹭玄隐的手。
    玄隐摸摸马的脑袋,翻身上马,回头道:“公主令马车跟着拙僧便可。”
    叶离坐在车里,初时还能感觉到路途平坦,行的是官道。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车身开始颠簸,颤得原身这娇弱的身体,胃里翻江倒海,面无血色。好在坎坷小路没走多久,车队便没再继续往前。
    她连忙掀开车帘,入眼处是一条弯曲的羊肠小道。别说马车,连马都踩不上去。小道两侧葱葱茏茏的树林,遮了刺眼天光,显得林间阴凉又诡异。
    边上半人高的毛草,上头的毛絮四处飞舞。几人只好弃下马车,留车夫在这里看着。
    许是要变天,乌云罩顶,黑压压的似有场大雨。三人好像走入一条渐渐暗沉的通道,能一点点看着天光往后撤去。
    叶离留神观察,发现不是因为人走动,以为天上的乌云也跟着走动。而是它们本身在以固定的速度向后飘走。
    所有的云团一起流动,如同有人正拉着青灰幕布要把这下头笼罩起来。
    “哟,到了。”
    王复站在村口,眯眼眺望前方,担负起探路的重任。
    “村里人不少,奴才去打听打听。”
    村子略小,一条八尺长的土路弯弯绕绕自脚下延伸。王复腿脚勤快地走到一户院门外,客气询问:“老人家,请问。”
    院子里的老人看到他,猛地丢下箩筐,一瘸一拐疾奔回屋,反手就锁上门。
    很快,附近几家人听到声音,俱是怔愣。忽而神情慌乱地,将玩闹的孩童拉进屋里,啪一下,重重关上门后,有的躲在门口偷瞄着他们,有的趴在墙洞里窥视,面无表情地直勾勾盯着三人。
    叶离走到最近的一家,低头俯视脚边奄奄熄灭的火堆。上头半截未来得及燃尽的黄纸打了个卷儿,露出正面。纸上画的是一只奇异的动物,像龙,长了对翅膀。
    玄隐也看到了,“这是赤螭,善斗,从前有人用赤螭来辟除邪魔。”
    “这赤螭的故事奴才小时候听爷爷提过。”提起儿时阴影,王复倾诉欲战胜恐惧,道:
    “传说赤螭是白泽之女,乃是恶兽,喜欢吃小孩。若不是天界派圣佛燃灯尊者下凡,将赤螭打入无间牢狱,不得轮回,说不准咱们人间都要让赤螭给祸害干净呢!”
    后来,民间常用赤螭吓唬爱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请收藏本站,或,浏,览,器,搜,索:哇,叽,文,学,,新手机端p.yfwaji.com,请重新收藏,努力为你分享更多更好的小说A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