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恶女重回修罗场[快穿]: 4、第 4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www.yfwaji.com提供的《满级恶女重回修罗场[快穿]》 4、第 4 章(第1/2页)

    犹如一道惊雷劈下,海瑶脑子一懵,愣在了当场。
    嫂嫂?
    我是他嫂嫂?
    我是男主魏珩的嫂嫂?!!
    如果不是为了维持人设,海瑶已经将一连串问候祖宗的大不敬话喷了出来。
    她多年风里来雨里去地穿书完成任务,练就了在危急时刻八风不动的本事,但此时此刻也不知该做何反应,只敢维持着趴在魏珩身上的动作。
    魏珩见话说到这个地步她仍旧扑在自己身上,还一副天真懵懂的样子,心中的不屑更甚,眯起眼嫌恶地看了一眼海瑶,扯着她的手将人推开。
    海瑶眉头微皱,只觉这一切都荒唐得很,既然她是魏珩的嫂嫂,那为什么挑盖头入洞房的都是他?他哥哥又去了哪里?魏府上下的人都觉得这没有问题吗?
    她现在回想刚才拜堂的场景,魏府上下除了瞧不出喜庆倒没什么别的奇怪之处,定是都知道与她成亲的是魏珩,那恐怕是这新郎官出了点什么毛病,才不能自己拜堂。
    但魏珩拜堂可以拜,洞房总不能也替兄长来吧!
    刚才最后走的丫头没有关门,应该是给魏珩留门离开,而他不但没走,还留在了房中锁住了门。
    可那个老嬷嬷轻轻一下就将门推开,魏珩该不会本来就没锁吧?
    一个荒唐诡异的想法浮现在海瑶脑海中。
    他故意的!
    想通这一点,刚才的一切奇怪之处就都说的通了,为何原本还冷淡抗拒的魏珩,会忽然任由她靠近亲昵,都怪她太过着急完成任务,竟然着了这么浅显的道!
    那忽然闯入的老嬷嬷想必也是他事先安排好,而这嬷嬷一定是老夫人的心腹,待她将此事告知老夫人,海瑶,也就是李秋芙,哪里还有脸面在魏府过活,而魏珩作为魏府的二公子却一点儿事都不会有。
    她不知道现下的朝代民风如何,但无论哪个朝代,在古代不守妇道勾引小叔,定是没有好下场。
    没想到魏珩看着年轻气盛,心思倒是挺歹毒。
    海瑶不禁在心中冷笑了一声,恨不得马上记起剧情,自己之前到底是怎么他了,玩这一手!
    她心中百转千回,面上还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像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魏珩根本不怜惜她如此模样,见目的达成也不在屋中多做停留,他起身冷漠地拍了拍身上被她蹭过的地方,头也不回地走出房中。
    等人走远,海瑶才定了定心神,将门再次拴上,有些沉重地坐回了床上。
    是她太大意了,下一回没摸清楚情况绝对不能这么心急。
    可谁能想到魏珩这么绝!?这还要怎么攻略呢?
    想起刚才魏珩的神情,海瑶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她安慰自己道,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穿了那么多书了,总是能想出办法的。
    这一回她会如此被动,完全是因为掌握的剧情信息太少,当务之急是赶紧想办法多收集点信息。
    想到此,海瑶倒是希望赶紧见一见她真正的夫君,这样才能知道,魏珩为何会替兄娶妻。
    不过在那之前,老夫人估计会先找她的麻烦。
    海瑶平复了心情后就开始等着剧情找上门来,没想到这一等就等到了天亮,老夫人那里不仅没来敲打她,第二天一早还有丫鬟替她梳洗,说是要去拜见长辈。
    海瑶压着心中的困惑,打扮一番后便跟在丫鬟身后出了门。
    昨日来时盖着红盖头什么也没看到,今日单单是她走去正厅的这一路,就将魏府的气派看得明明白白。
    雕花梁,玉石柱,院中花卉争奇斗艳,长廊转角都有摆放着珍宝的案台。而亭台楼阁的布局又颇有讲究,每一眼都是一副精心设计的风景画。
    快到正厅时,海瑶才收回打量的目光,看来魏府的地位比她想象中更高。而越是这样的门楣,越看重面子,能让弟弟替兄成亲,究竟是什么原因。
    这疑惑在她踏入厅中的一瞬间就得到了解答。
    厅中只有三人,正位上端坐着的是雍容华贵的老夫人,她身后就是昨日闯入的老嬷嬷,边上还摆放着一张带着轮子的竹椅,上边躺着的男子面容憔悴瘦骨如柴,眼底青黑一片,一看就没有多少日子的活头了。
    想必这就是李秋芙真正要嫁的夫君。
    海瑶心下了然,怪不得李秋芙不愿意嫁,有哪个花季女子愿意嫁个命不久矣的夫君,后半辈子就困在宅子里守寡,即便这宅子富丽堂皇,也不过是一座牢笼。
    海瑶面上带着一丝胆怯,趁机仔细打量着轮椅上的人,这人虽然重病在身,但也能看出与魏珩有□□分相像,她猜测魏府定是想掩人耳目,才大胆让魏珩替兄迎亲拜堂,这也是为何拜堂之时魏府大门紧闭,甚至连宾客都没邀请几个。
    老夫人受过海瑶一拜却没接茶,眼皮子也不抬一下,冷声道:“李氏,你既入了魏府的门,就要守魏府的规矩,我不管你之前的杂事,也不管你家中的琐碎,只要收心好好照顾琰儿,守规矩,我也是愿意给你个魏府大奶奶的体面。”
    “守规矩”三个字老夫人咬的极重,这话中的敲打之意再明显不过,海瑶甚至还有些惊讶,就只这一句话没别的了?不用扇巴掌浸猪笼?她可是在新婚之夜跟小叔子不清不楚啊!
    海瑶一副言听计从的乖巧模样,又朝老夫人行了个礼,小声答道:“儿媳知道的。”
    老夫人冷着脸点了点头,随意伸手指着轮椅上的魏琰,继续说:“去让琰儿瞧上一眼。”
    “是。”海瑶起身走到魏琰边上,对上了他毫无神采的目光,低声唤道:“琰郎。”
    魏琰在看她,海瑶也在打量他,离着近了,才发现这人的身体更加单薄,苍白的皮肤下还能看到青紫色的血管,而眼中也布满了红血丝,乍一看去好不吓人。
    但海瑶不但没有胆怯,甚至还察觉他这幅样子应该是中毒。
    中毒?
    海瑶伸手握住魏珩枯木般的手,不经意地掀起他的衣袖,果然见到手腕处一片黑紫。
    她微微挑眉,这双手她记得。
    脑海中模糊的记忆终于被勾了出来,昨天那样的新婚她曾经历过,看不到人看不到路,眼前只有红盖头。
    而下花轿时搀扶她的,不是魏珩强壮有力的手臂,是这样一双瘦骨如柴布满青黑的双手。
    李秋芙出身不高,家里为了攀上高枝,原本想将她送给朝中官员当小妾,可半途当朝大司马魏府的人竟然来说亲,说的还是魏府的大郎君。
    李家高兴坏了,哪里还会有拒绝的理由,想也没想就答应,等到婚礼前几日,李秋芙才从别人那里得知,这个魏琰马上就要一命呜呼了,要她嫁过去一是图她命格好冲喜,二是想给魏琰过继个孩儿,等到人去了也有子孙跪拜。
    李秋芙虽然出身不高,但心气却不小,打死也不愿意去守活寡,李家没有办法,才一碗蒙汗药将她送上了花轿。
    原以为一切顺利,谁知在夫妻对拜之时,那魏琰竟然一拜不起,一口鲜血吐在喜服上,当晚就归了天,
    而李秋芙进门第一日,就成了寡妇。
    当时的种种细节海瑶记不太清,但是心中也算是有了底,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不过是这个人物的开局,后来她做了魏府大奶奶整日在老夫人跟前伺候,凭着一张会哄人的嘴和八面玲珑的性子得了老夫人的欢心,渐渐在府打理起了事务。
    有老夫人的撑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浏丨览丨器丨搜丨索:哇丨叽丨文丨学,y.f.w.a.j.i.c.o.m】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